明朝奇案:男子酒肆互殴,深夜一脚不见,县令见形识奸,妻子问斩

2022-03-30 23:00     360kuai

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年),统一中国近80多年的明王朝,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变,英宗御驾亲征,攻打瓦剌部时发生土木堡之变,皇帝兵败被俘。

天子成了俘虏,大明朝堂算是彻底炸了锅。兵凶战危之际,太后与兵部侍郎于谦紧急商议,扶持新帝登基,并筹谋、摆布京师守卫之战。

京师躁动,各路兵马勤王,"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暂歇不提,且说远在云南边陲的都匀府清平县,做买做卖胜似往昔,街头繁华一如既往,尚不知万里之遥的京师,已被蒙古瓦剌部围得跟铁桶相似。

在清平县城之中,三十三岁的小贩刘云,每日在十字街口摆摊,贩卖时令鲜果养家糊口,虽然赚不到大钱,小日子也算过得温饱有余、安闲自在。

唯独这刘云之妻李氏,长得肤白貌美、身段妖娆,颇有几分姿色韵致。虽然她的父兄也都是平头百姓,但李氏却心比天高,天生一双富贵眼,嫁给小贩为妻常是自嗟自叹,百般意难平。

刘云勤劳朴实,安贫乐道,每日早出晚归,能多赚上几文钱便已心满意足。如今李氏过门七载,虽非悍妻、泼妇,对丈夫却也处处透着厌烦,常常指桑骂槐、言语挖苦,把个小贩刘云挟制得远而有怨、太近了更不行。

这一日,刘云早早卖罢水果,更比平时多赚了几文钱。本想收摊回家,却又忌惮李氏冷嘲热讽、打狗撵鸭,徒增烦恼。因此,刘云颠了颠手头的钱口袋,一扭身钻进了旁边的福来酒馆。

刘云点上一壶老酒、几道便宜小菜,消磨时间、自斟自饮不在话下。且说这酒馆之中,原有两个市井酒客,从中午直喝到此时,已是东倒西歪、酒话连篇。过不多时,其中一短须酒客,扎挣着起身,一边说要解手,一边竟向刘云所坐的角落桌边走来。

只见这酒客来到桌前,晃晃荡荡,两眼似睁非睁,竟笑嘻嘻撩其衣服,直向刘云桌上小解。醉酒之人,荒唐举动,无非是把角落当成了茅厕而已。刘云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禁大声呵斥起来。再低头细看桌上酒菜,沾"汤"带"水"哪里还能下咽?

刘云气得倒仰,那酒客反倒理直气壮、怒目相向。或许他正自感小解畅意,竟有人冒出来骂了自己一顿,于是无名火起,不由分说便向刘云面上,狠命招呼了几记老拳,两人顿时撕打在一处。幸亏店家、伙计及时跑来分解,两人也仅是擦破皮肉、扯坏衣服而已。

刘云败兴而归,回到家里未敢声张,只想倒头便睡。妻子李氏眼尖,询问他脸上何来伤痕。刘云见瞒不过,便只好将酒肆所遇倒霉之事和盘托出。李氏一番埋怨、奚落之后,刘云上床就寝、两人相安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李氏哭天抢地之声,惊动了街坊邻里。大家过来一看,只见刘云惨死床头,左腿脚踝处被齐刷刷斩断,左足也不知了去向。李氏声称家中夜入强人,丈夫为其所害。

李氏恳求邻居做个见证,便披头散发径往县衙大堂喊冤。县令细问缘由,李氏只说丈夫白天与人互殴,夜晚家中便闯入蒙面大汉,砍掉丈夫左足致死。县令又详询里正,得知刘云为人随和,生前确无对头、仇家。因此便吩咐班头衙役,速拿白日与刘云互殴之人。

县令分派已定,便转头对李氏说道:"杀你丈夫之人,想来必是互殴酒客无疑!你且回到家中,先与丈夫操办后事,严刑审讯之事自有官府查究,不必多虑!"说罢退堂,李氏千恩万谢、叩头不止,连呼"青天大老爷"。

李氏回家料理后事不提。且说这县令乃是一介清官,审冤断案,洞察秋毫,自有过人之处。今见李氏回家,便秘嘱一得力班头,尾随查看行止、动静。

这李氏见县太爷已定了真凶,不觉一块石头落地。拐弯抹角正向前走,眼看到了自家门前,附近的寺院门口却突然走出一个和尚。两人四目相对,愣了一下,李氏快步向前耳语几句,便低头进了自家院子。而和尚也如释重负,顿时笑逐颜开转身回寺!

这一幕被班头尽收眼底,回报县令后,县令命人将和尚抓捕归案、严刑审讯。和尚见东窗事发,为免受皮肉之苦,也只好如实招来。

原来,这青年和尚乃是个替僧,他替一个土财主在此出家,因此凭空得了不少金银。寺院与刘云家一墙之隔,这和尚又非清净之人,加之出手阔绰,一来二去便于李氏勾搭成奸。李氏自与和尚要好,更是百般不待见刘云,只盼丈夫早死,自己好于和尚天长地久。

刘云与人互殴后,回家倒头便睡。李氏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觉心生嫁祸于人毒计。她偷偷起身,敲开寺院角门,叫来要好的和尚,两人协力用被子将刘云活活憋死。之后,李氏担心此种杀人方法,会给自己带来嫌疑,公堂之上也很难自证清白。于是,她便让和尚斩去丈夫一足,只说刘云流血过多而死。

一段因奸杀夫案,被县令查了个水落石出,最终,酒客无罪释放,李氏、和尚具有斩刑。

时人有不解者,咨之于县令,何以知此案并非酒客所为?县令笑曰:"吾见妻哭不哀,且与伤者共席,而褥无血污是以知之。"

参考文献:《折狱龟鉴补》、《明清奇案》

阅读下一篇

李自成曾提了条件明朝没答应,他提的什么条件?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李自成的故事。 清朝取代了明朝,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在明清易代的十八年(1644年清军入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