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回应怀孕公民被塔利班收留:政府提供了帮助,她自己错过了窗口期

2022-02-01 07: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近日新西兰未婚怀孕女记者贝里斯回国无门,却被塔利班收留的消息,让新西兰政府面临巨大舆论压力。据《新西兰先驱报》31日报道,新西兰疫情防控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当天辩称,新西兰政府本来就对贝里斯这种特殊情况的人有额外关照,政府也给她提供了领事帮助,问题是贝里斯自己错过了回国窗口期。

不过这番解释,遭到了贝里斯的逐条驳斥......

《新西兰先驱报》31日报道

希普金斯31日发表声明,试图对外为新西兰政府的隔离服务(MIQ)辩护。希普金斯表示,这项服务为像贝里斯这样有特殊情况的人留出了名额,而且为她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以帮助她申请MIQ的紧急资格。他随后表示,造成如今的局面,是贝里斯自己的问题--贝里斯和她的伴侣无法在拿到入境许可证的14天之内搭机回国。

希普金斯说,官员们已经告诉贝里斯,她可以重新申请签证。不过,若要重新申请回国,她和伴侣必须缩短在阿富汗的滞留时间,以赶上窗口期;此外,他们还需要在另一个类别--也就是安全类别中申请,这一类别需要申请者证明自己在阿富汗面临严重的安全风险。希普金斯还表示,在阿富汗期间,新西兰向贝里斯提供了领事协助。

然而新西兰媒体提到,自去年6月以来,只有约13%(29例)涉及怀孕的申请获得成功,118例申请被认为不完整或被申请人撤回,而紧急申请的成功率为60%。

此外,希普金斯的这番言论,也再一次惹怒了贝里斯。《新西兰先驱报》指出,她几乎驳斥了希普金斯的每一条解释。

贝里斯说,由于他们已经获得了塔利班的安全保证,不可能证明自己面临严重的安全风险。他们想要回到新西兰的主要原因,还是考虑到阿富汗国内医疗水平的低下,她目前无法获得"紧急医疗"。

贝里斯在29日的文章中附上了自己怀孕的照片

"他(希普金斯)很清楚,我在这里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这也是一条回国的途径,为何他们认为我没达到这个门槛?"贝里斯说,"最离谱的是,他还让我们认真对待政府的提议。如果有人认为我可能面临在阿富汗分娩的境地,却不把这当回事,那就是不尊重人。"

针对外界的一些舆论质疑,比如抨击她利用个人特殊的身份来博取关注,贝里斯说自己不愿发表议论,但她觉得有必要站出来,因为有很多其他女性也有类似的情况。

"我认为,作为一个能够在媒体平台发声的人,我确实有责任说点什么,努力让人们做出更有同情心的回应。"

当地时间29日,贝里斯在《新西兰先驱报》发表文章,描述了数月来自己回国无门的经历。她得知自己未婚怀孕后,曾通过多个渠道尝试回国,但均以失败告终:不仅没能抢到回国隔离的名额,连紧急回国申请也遭到新西兰政府拒绝。随着产期日渐逼近,急于寻找落脚点的贝里斯不得不把目光投向阿富汗这个她能够合法入境的国家,并获得了塔利班的帮助。这名曾质疑塔利班剥夺女性权利的记者最后也坦承,如今的局面真是一种"残酷的讽刺"。

新西兰律师克利曾为数十名处于类似情况下的人提供过辩护。他说虽然紧急标准允许涉及怀孕的情况,但实际上这类申请非常复杂,很容易出错--因此有很多申请被认为是不完整的。

克利也指出,一旦向政府施加法律和或媒体压力,情况往往就会反转。此前贝里斯也在文章中提到,在和国内议员和公共关系人士联系后,尽管仍没有被批准,但她的案件似乎有了"神秘的"新进展。克利说,这种情况往往容易让外界质疑其申请存在不公正的现象。

新西兰国家党移民事务发言人艾丽卡·斯坦福(Erica Stanford)表示,她曾在10月份代表该组织致信希普金斯反映问题,但毫无效果。

"贝里斯如今站了出来,它凸显了数百名女性在过去两年中所面临的困境。"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