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黑道教父”的二十年:因家贫辍学靠搞“暗杀”上位,拉警察做团伙核心

2022-01-21 21:22     网易

原标题:九江“黑道教父”的二十年:因家贫辍学靠搞“暗杀”上位,团伙核心成员包括两名警界人士

自小因家贫辍学,十几岁步入“黑道”,靠搞“暗杀”上位,苦心孤诣、不择手段打造百亿帝国,精心编织关系网做慈善洗白身份,这就是盘踞九江二十年的“黑道教父”严茂华。 一年多前江西警方实施的那次大抓捕,导致其团伙成员100余人落网,但拥有澳门籍身份的严茂华及部分骨干分子却逃往境外,至今仍未归案。 根据官方透露的数据,至少有40多名当地领导干部以及公职人员,都先后卷入了他的“黑道江湖”。更令人意外的是,在其涉黑团伙中,有两名核心成员都是警界人士。他们终日游走在“黑白”之间,上演着一场场“无间道”的戏码。

距离江西省公安厅发布敦促自首的通报,已经过去两月有余,上面排名第一的严茂华仍然没有归案。有人说:“他现在很可能藏匿在欧洲西南部的一个国家。”由于没有官方消息,这个被称为九江“黑道教父”的男人,行踪依然是个谜。

谁也不会想到,作为一个三线城市的“黑道”人物,却被指与两名近期遭中央、江西省点名的落马厅官有染。

其中一个是九江原市委书记刘积福。在不久前的“2021年度全国常态化扫黑除恶斗争新闻发布会”上,官方称他是“职级高、影响大”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另一个为原九江市公安局局长叶国兵。今年1月18日,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在工作报告中称叶:“背离初心使命,利用手中权力大肆敛财,放纵违法犯罪分子。”早些时候,纪委在通报叶国兵案时也说他:“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记者从官方人士口中得知,刘积福、叶国兵均是卷入了严茂华的“涉黑案”,这两人此前在九江有交叉任职过。

“严茂华曾送给老叶家两台宾利车,和一套大房子。”据这位人士透露,“2020年5月中旬,警方好像抓住过严茂华,但叶国兵给设法放走了。”

这也导致早就取得澳门籍身份的严茂华,以及其他骨干成员至今处于外逃状态。“从中央到江西,都提到了严茂华的保护伞,可见这人的问题有多严重。”消息人士说。

事实上,为严茂华充当“保护伞”的官员,远不止刘积福、叶国兵2人。官方透露的数据是,至少还有44名当地领导干部以及公职人员,都先后卷入了他的“黑道江湖”。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严茂华涉黑团伙中,有两名核心成员都是警界人士。他们终日游走在“黑白”之间,上演着一场场“无间道”的戏码。

有了这些人的庇护,再加上他惯用的“暗杀”手段,才让严茂华得以稳坐九江“黑道教父”位置二十年。

因家贫初一就辍学,少年慢慢步入“黑道”

严茂华,1964年11月21日出生在江西九江一个贫困家庭。

如果仅从外形看,很少有人能把他与“黑社会老大”联系起来。不足1米7的身高,黝黑瘦弱的身躯,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长期耕田的农人。因为眼睛小,看人总是眯着眼,他还因此得到个“严老咪”的绰号。

“别看眼睛不大,可总带着杀气。”一位与之打过交道的人说。

因为家里太穷,直到8岁严茂华才进入九江国棉一厂子弟学校上学。那时候,每年学费只有2元钱,但严家父母也常常拿不出来。

就在这种捉襟见肘的拮据中,严茂华艰难地上完了小学。

上到初一,父亲因为疾病缠身,常常无法做工,家里实在供不起他了。

九江“黑道教父”严茂华

到初一下学期,严茂华只能辍学。除了要帮父母减轻负担,他还得想办法养活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那时严茂华才刚刚14岁,自己也还未成年。

阅读下一篇

广东新增13例本土确诊、6例无症状感染者

广东昨日新增本土确诊13例、无症状感染者6例 2022年5月5日 广东省新冠肺炎疫情情况 5月4日0-24时,全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3例(其中2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广州报告11例,江门报告2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