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阳性快件溯源背后:病例母亲提供关键线索

2022-01-19 14:00     新京报

“这件事不是从病例嘴里说出来的。她的母亲很警觉,说她曾拿过国外的邮件,这为我们提供了线索。”

1月15日,海淀区报告了北京首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1月17日,疾控部门公布了溯源进展:或与一件国际快件有关。

“物传人”虽在专业角度成立,但多与冷链相关,如2020年在青岛发生的疫情中,发现了冷链货物上的活病毒,成为“物可传人”的有力证据。但非冷链的普通快件传染给人,目前尚无实例。

溯源者为何将目光锁定物品?又如何分辨“物传人”和“病例污染物品”?1月18日,海淀区疾控中心主任江初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揭秘此次溯源。

首发病例母亲提供阳性快件线索

新京报:市疾控通报阳性快件的溯源情况时,外界还是比较意外的。一般溯源更倾向于从人身上去找,此次如何关注到快件?

江初:这件事其实不是从病例嘴里说出来的。流调过程中,我们曾询问病例是否接触过境外人员或高风险人群,她很肯定地说没有。但是她的母亲很警觉,说她曾拿过国外的邮件,这为我们提供了线索。

从我们普遍的认知来说,物传人概率并不高。但是市疾控的专家很敏感,给了我们指导,非常坚决地说要追溯,我们就进一步针对物品进行溯源。这是第一个关键环节。

一般的快件,拆完了也就扔了,不会保存。病例所在的单位却把东西保存得很好,并且按照日期编码,放得整整齐齐,虽然邮件量很大,但没有乱成一堆,因此我们很快找到了原件。这是第二个关键环节。

这个邮件放的时间比较久,检测的时候还是测出了病毒,这是第三。随后,从同来源的其他邮件中,又查出了类似的病毒,而且跟加拿大、美国方向的变异株高度同源。这是第四个关键环节。

这一溯源过程,但凡中间差了一环,线索就断掉了,后续可能要无休止地搜索。

新京报:物传人既往有一些研究证据,但一般是冷链传播,非冷链的普通快递还没有实例,病毒在常温环境下存活力也有限。此次的溯源推论,有培养到活病毒或对病毒做基因测序吗?是如何成立的?

江初:普通快件传人的确没怎么听说过。冷链能实现传播,是因为一般冷库里温度一变化,风机就启动,造成很大气流,保存在低温下的病毒被吹起来,形成气溶胶,量很大的情况下,就可能造成感染。

基因测序肯定是要做的。但病毒只有在生物体内才能大量复制,在环境中无法繁殖,只会衰减。病毒量低的情况下,测序的效果未必好,这是其一。其二,即便测序结果出来,可以进行比对,还要解答一个最关键的因果问题:到底是邮件上的病毒造成人感染,还是人感染后污染了邮件。前者的概率很低,后者却很容易。

怎么区分先后,推理逻辑是这样的:人、曾接触到的物品都发现病毒,两者几乎肯定存在关联;邮件从哪里发来的?同一来源不会只有这一封,在同一地区发来的其他国际邮件里,我们又测出类似的病毒,这说明是邮件“感染”在前。

此外,根据病例体内检出的变异株测序,分析国内的数据库,都对不上,病例又没有接触过境外或高风险人群,物传人的概率就更高了;邮件发来地区所流行的毒株,和病例体内检出的毒株序列高度一致,这又进一步提示了源头,最终形成了疾控部门的溯源推论。

新京报:物体表面病毒量相对比较低,病毒容易失活,非冷链快件传人可能是怎么发生的?

江初:我们分析,也许是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发生的。比如,是否有较大的污染源,造成邮件严重污染,运输中密封得很好,又正值冬天,温度有利于病毒存活。另一方面,日常室内收快件,很少有人会戴口罩、特别注意手卫生,可能病例在拆邮件的过程中没有洗手和戴口罩,最终被感染。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