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采访刘鑫的记者:对她产生过怜悯 她曾问我要录音(3)

2022-01-13 14:10     澎湃新闻网

在与“冷眼萌叔”的对话中,刘暖曦自称,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因担心江妈把朋友圈里的家人照片也发到网上,便打视频电话教父母把江妈的微信拉黑(注:微博自述把家人以外的所有人都拉黑了),说有事可以电话联系。但江妈回国后发现,刘暖曦妈妈把她的电话也拉黑了。

时间回到2017年8月22日那天,我采访完已是晚上8点半,刘暖曦想立刻动身去见江妈,并希望我从中调和,化解误会。但她父母不同意晚上去江家,让她明天再去。很遗憾,第二天我帮江刘二人约见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变故,不得不中途退出。

8月23日上午,刘暖曦给我发微信说她很害怕,想让我确认江妈家里是否有其他人或摄像头。我去了江妈家里发现,《局面》摄制团队已在客厅架好了机器,江妈也希望让媒体见证这场来之不易的见面。我夹在中间,协调三方未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既不想欺骗刘暖曦,也不想让江妈失望,最后竟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

原本态度坚决的江妈一见我哭,立即心软地抱住我,抱得很紧,也抱了很久,她反复向我道歉,还提起了江歌,说着说着也哭了。后来她告诉我,那一刻她想到我和江歌同龄,如果江歌受了这样的委屈,她该有多难过。

江歌案的复杂不仅在于真相难明人心叵测,也在于道德评判的边界之模糊。如今回想这个插曲,我才意识到,本应是记录者和旁观者的我,早已不知不觉地深陷其中了。

江歌和江妈在日本的合照。 张小莲 澎湃资料

【三】

虽然和刘暖曦见面只有短短三小时,也让我对她产生了一定的理解和怜悯,包括她的恐惧、懦弱,她的自私和矛盾,她对江妈的怨恨,甚至她的谎言。在当时的我看来,刘暖曦不过是一个具有人性弱点的普通女孩,我甚至一度担心网络暴力会把她逼上绝路,为此还试图劝说过江妈妈。

然而,她后续的一系列言行,慢慢超出我的理解范畴,让我越来越困惑。我渐渐怀疑,那天傍晚那个红着眼、说话轻声细语、看起来有些柔弱胆怯的女孩,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刘暖曦?

陈世峰杀人案的日本庭审结束后,刘暖曦突然发微信问我要8月22日晚上的采访录音。我回复称陈世峰已上诉,案子未结,涉及案件的相关素材需谨慎保存,并想知道她要录音的原因和用途。她没有回复解释。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