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秋莲正进行的9场诉讼:要让污蔑江歌的人要受法律制裁

2022-01-13 10:18     光明网

江秋莲正进行的9场诉讼:要让污蔑江歌的人受到法律制裁

“‘江歌妈妈考虑做直播赚钱’上热搜了,还是热搜第一。”午饭时间,江秋莲翻看着微博苦笑,自己前一天发布会上的一句话,过了一晚仍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跟评里,有成千上万个网友表达着对江秋莲的支持,但其中也不乏刺耳的声音,有人说她“暴露了真面目”,“炒作了这么多年,还是为了几两碎银”。

江秋莲向澎湃新闻坦言,自己对于负面言论的“抵抗力”早已加强。2016年底江歌案发生以来,铺天盖地的争议和关注之下,她如今已是拥有200多万微博粉丝的公众人物,她的所作所为总会引来各种声音。

“这么多年了,现在看到骂我的,我都能扛得住,但看到说江歌的还是不行,污蔑江歌我绝不答应!”正因为如此,虽然几天前她已经等来了期盼已久的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案的一审判决,但她的“战斗”还没结束:她仍有多起涉网络侵权的民事诉讼和涉侮辱诽谤罪的刑事自诉案件进行中,对象是那些她认为曾在网络公开侮辱污蔑江歌的人。

江秋莲至少还有9起案件在诉讼过程中

1月12日上午,江秋莲出现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的门口。

这是她近期第二次来北京,2021年底,江秋莲为了推动与刘鑫的生命权纠纷案尽快宣判,曾在北京一连待了16天,每天都去有关部门表达诉求。

如今再来北京,她的心情好了很多。1月10日,她拿到了青岛城阳区人民法院对于该案的一审判决:法院认定了刘鑫的行为过错,也认定了江歌的善良行为。在11日的媒体座谈会上,江秋莲说,她把判决结果“告诉了江歌”,告诉她“妈妈做到了”。

但江秋莲的脚步还停不下来,12日,她又来到了北京互联网法院。江秋莲告诉澎湃新闻,这里有多起她提出的民事诉讼,对象都是她认为曾经公开在网络侮辱污蔑江歌的人。“有的(案件)已经2年多了,仍然没有宣判。”此行目的就是希望和法官沟通几起案件的情况,希望能早日有个结果。

负责帮助江秋莲处理上述案件的律师曾鸣告诉澎湃新闻,当前,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共有5起江秋莲提出的民事诉讼。分别是以网络侵权为由起诉网民“冷眼萌叔”、网民“特别调查员”、网民“免费写手”、网民“我就是兆兆啊”,此外还有江秋莲起诉微博平台的案子。这其中前三起均已完成开庭审理,一起尚未开庭,“对方有调解意愿,还在沟通”。

至于江秋莲起诉微博平台,目的是为让微博披露十几名发表过不当言论的微博用户的注册信息。曾鸣向澎湃新闻介绍,在12日与北京互联网法院相关人士的交流中,主要沟通了上述几起案子的细节情况。“我们的诉求就是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另赔偿损失。”

这些诉讼耗费着江秋莲的很多精力。“真的太难了。”她介绍称,“比如微博用户‘冷眼萌叔’,我们发现不同时段是好几个不同的手机号登录那个微博,而且还是虚拟号码,然后再要通过虚拟号码去查真实号码。”类似的网络侵权案件,江秋莲在老家青岛即墨也有3起正在进行诉讼程序。

与此同时,江秋莲还在福建建瓯对网民林某提起了刑事自诉,澎湃新闻注意到,林某经常在其微博中发表对江秋莲及江歌案的个人看法,江秋莲认为其犯侮辱诽谤罪,她告诉澎湃新闻,该案自2020年11月正式立案,至今已有一年多时间,林某目前仍在微博上发表相关言论。曾鸣告诉澎湃新闻,此前曾与建瓯法院就这一案件管辖权问题进行过交涉,已交涉完毕,将尽快督促法院开庭。

“我一定要打(官司),江歌生命没了,但我要维护她的尊严和声誉。”她告诉澎湃新闻,“我就要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不管是民事的还是刑事的。”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