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心梗被拒诊离世 西安女孩:医院每个人都说没问题

2022-01-07 11:55     澎湃新闻

(原标题:疫情中的“少数”)

父亲抢救失败了。王欣(化名)决定带着他回家,两个人在救护车上,她掀开了父亲头顶的布,摸了摸手臂,“还是热的”。汽车偶尔晃动一下,父亲的神情像是在皱眉头,那么一瞬,她错觉父亲还活着。

近日,西安疫情期间,一则父亲因心绞痛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去世的消息引发关注。王欣就是逝者的女儿。

王欣称,1月2日,午饭过后,父亲突发心绞痛。家人多次拨打120、110等救助电话无果后,联系村委会开具通行证明,并联系了离家最近的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

该医院属于“黄码”医院。据“西安发布”消息,2021年12月31日,西安采取设立黄码医院或黄码病区的方式,保障封控区、管控区群众的血液透析、孕产妇分娩、肿瘤放化疗、婴幼儿诊疗及其他危重症等特殊诊疗需求。

当天下午2点,王欣和家人到达医院。王欣说,父亲因来自中风险地区且无核酸报告,被拒诊。后经医院协调,当晚9点半左右,父亲获得救治,但因为延误治疗时机过世。

西安“就医难”的事件并非孤例。据媒体报道,新年前一天,39岁男子突发胸痛,相继被3家当地医院拒诊,最终猝死;元旦当日,孕妇在高新医院门口等待两小时后流产。

1月6日上午,针对近日西安市多起群众反映的看病就医难突出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召开专题会议,有关部门和地方负责同志作了检查。她指出,医疗机构的首要职责是提供医疗服务,因此防疫期间决不能以任何借口将患者一拒了之。要根据不同患者的就医需求进行分类救治,对急危重症患者,不论有没有核酸证明,在医护人员做好防护的前提下,都要第一时间收治。

《观察者网》一篇题为《西安“就医难”:新冠两年,我们的经验是否经得住考验》的文章评论称,作为一家定点医院,必须有完善的预案和训练,专门为无核酸病人安排的缓冲病房,应当有能力安全地收治无核酸阴性结果的“黄码病人”,医务人员应当熟知“黄码病人”的种种预案。否则医院在接收这类病人过程中就容易出现畏难情绪和推诿扯皮,贻误病情。

据悉,为在疫情中保障各类特殊人群和各类紧急需求,此前许多地方摸索出了不少针对性的措施,如提前摸清封闭封控区内的孕妇、血透等特殊人群底数,建立应急服务预案;调集专门医疗人员,在封闭封控区内实行网格化服务;医院对特需人群开辟做好防护的绿色通道,设立“过渡病区”应对特殊情况,如收治核酸检测频次未达入院标准患者。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副院长章军建曾在武汉疫情暴发期间,担任过武汉首批设立的一家大型方舱医院院长。他认为,在疫情应急关头,“这没有标准答案,什么最紧急就做什么,最后可能要承担责任,但可以事后再补救,而不是去遵从条条框框。我们从常识出发,要尊重轻重缓急,哪怕是少数人的生命权益也值得珍惜。”

问:你父亲平时的身体情况怎么样?

王欣:他虽然一直身体不是很好,但都是老年人的那种小毛病。

他的腿十年前有过一次血管堵塞,给腿里面的血管放过支架。为了避免血管堵塞,他每年到冬季会打治疗老年病的药,就是输液。

去年到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一直还没有打。所以他在家自己注意,正常吃药。

我们也没有想到这次他就真的回不来。去年12月2日,刚过完他61岁整的生日。1月2日,整整一个月之后,他就去世了。

问:你父亲是什么时候身体出现问题,当时有采取措施吗?

王欣:1月2日午饭之后,他觉得心脏很疼,头很疼。因为疫情,我们得知(心梗)这个事情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先自救,不能去麻烦政府和相关的医护人员。

我爸吃了家里常备的药之后,说他自己躺一会儿,但我妈和我弟就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不是躺一会就能解决的。

因为封城,所有的社会车辆是不能够上路的,所以我和我弟这个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打120、110去求助。这两个电话非常难打,此外,西安市目前公布的所有的求助电话都难打。110说这个事情不属于他们管;好不容易打通了120,对方说现在没有救护车,可以给派,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这个时候,我弟弟又开始联系村委会,去开一系列可以让私家车上路的证明,开完证明之后还要去盖章。还得感谢他们(村委会),在这个事情上真是没有磨叽,(证明)给开了。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