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红后,张同学母亲称儿子走红前被说像要饭

2021-12-07 10:35     九派新闻

张同学发布了一个名叫《网红飘了》的段子。视频里,他拦了辆车,告诉司机自己是网红。司机一脸嫌弃,“什么网红网绿的,净整那些没用的。”

现实生活中,面对许多粉丝、商家前来探班、拍照,他不胜其扰。12月2日这一天,商人开大奔来为他搞接待工作,网红过来拜师,派出所接到村民举报,称多人聚集影响疫情防控工作。

这直接影响了他拍视频,原本一天能出一个,现在需要两天。

尽管如此,他表示,自己对走红没什么反应。“爹妈、包括身边的人都一样,好像也没什么感觉。”他称已对起伏看开。

这或许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关。初中肄业后,他养过鸡、做过直播、打过工、还倒腾过二手车。2012年,他经营的汽修厂起了火,总共欠了三十几万,直到2019年才还清。

那是他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回想起来,他感觉自己得了抑郁症,失眠的状态持续了四年。

但对建一镇来说,家乡出现这样一个网红,是非常骄傲的。所以,张同学会成为下一个丁真吗?建一镇旅游负责人闫修成说,这是政府接下来要研究的东西。

“张同学要有张同学的效应,这种效应要让他持续发酵,发酵到家乡的旅游产业包括农业等方方面面,通过张同学的效应,让我们营口地区农副产品走出市门,走出省门,让粉丝网友知道我们营口的农副产品确实好。”

张同学走红后,母亲:儿子曾被村里人说不务正业,没挣着钱,跟要饭一样

松树村。图丨九派新闻记者 覃钰钰

一、走红之后

松树村距离营口大石桥市50多公里,车程一个多小时,曾因一株大榕树闻名。传言这株树有一千三百年历史,四个成年男子手拉着手也只能勉强抱住。

如今,松树村出了个网红“张同学”,许多人为他而来。

12月2日这天一大早,隔壁县的一位商人开着奔驰车,主动前来做接待工作。他和两个兄弟带上纸笔、口罩和扫码枪,以及三五箱酸奶,随时准备着撕开薄膜、插入吸管,为来访之人双手奉上。

“张同学以前是村里的骄傲,现在是营口市的骄傲。”尽管只在走红后见过张同学两次,每次不过一只烟的时间,但他感觉“越接近他越想保护他”。

那天,他带来的笔记本上留下20余人的信息,算上没登记的,估计三十来人。其中一位大双眼皮的短视频博主把记者拉到一旁,“可以把我捧红吗?”他们想拜张同学为师,“要不是下雪我扑通就跪上了。”

商人告诉记者,中午12点半,派出所的人过来,称接到村民电话,人群聚集影响疫情防控。但他不打算走,把车停到远处,“腿长在我们身上。”

这一切起源于张同学在网络上发布的视频。他的人设是一个中年光棍,住在老旧的房子里,生活日常是和好友噶肉(东北话“割肉”)、赶集、做菜、喝酒。那个名叫“张同学”的账号,在短短两个月内获得超过1300万关注。

内容是粗糙而真实的。随手扔垃圾、往门外随手泼脏水。抽屉里有不同品牌的六味地黄丸,旱厕里总是烟雾缭绕,钥匙就放在窗台上的鞋子底下。

拍摄手法却是精细的。许多博主都分析过他的作品。一个名叫《青山高歌》的视频有7分50秒,一共切了190个分镜头。

关于他的传言越来越邪乎。有人说他是吉林艺术学院导演系毕业,研究生学历。还有人言之凿凿,他拍过《扫黑风暴》,参与过孙俪主演的《小姨多鹤》,曾经在南方开过传媒公司。

而事实是,他的学历是“九年义务教育还差一年”,曾经在外打工,去年7月回的乡,10月才开始拍短视频。他在直播里也澄清过,他结了婚,有两个娃。

人们的到访扰乱了他的生活,原本拍摄、剪辑只需一天,现在变成了两天。

他将12月4日专门留给采访。每家媒体轮流进入拍摄场地——也就是他爷爷的老屋——问问题。他穿着视频里经常出现绿色袄子,棉裤上破了洞。

最后一波媒体来到,询问他能否表演视频里添煤、舀水的画面。那是下午四点左右,天色渐暗,张同学叹了口气,手使劲搓了搓头顶。短暂的沉默后,他照做了。

没人时,他盘着腿,在炕上角落里默默剪视频。这种安静的时刻非常稀少,总被来访者打断。几乎每个粉丝都想合影。张同学下炕、穿鞋,挤出笑容,有时唠上两句。接着脱鞋、上炕,迅速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

“现在每天来的人比较多,有时确实打扰我拍摄。但是来了你也不能冷落人家,对不对?”

就这么穿鞋、脱鞋,下炕、上炕。太阳西落,夜幕降临了。下过雪的松树村隐入暮色,寒风四起,繁星闪烁。

又有两个粉丝到来,希望合个影。合影结束,张同学不再脱鞋,趴上墙的方向,两脚悬空,一言不发。在他四周仿佛有了一个隐形屏障,发小们在交谈、粉丝在说话。人们都是为他而来,他却仿佛不在场。

穿着围裙的母亲,眉头紧紧皱着,视线尽头是炕上的二儿子。她轻轻爬上炕,在儿子身旁小小声地问,要不要吃饭。儿子只回答不吃。她看得出来,儿子状态不好,“他不高兴的时候就是闷闷不乐的。”

张同学走红后,母亲:儿子曾被村里人说不务正业,没挣着钱,跟要饭一样

专程来看张同学的访客。图丨九派新闻记者 覃钰钰

二、为了证明给大家看

距离张同学开始拍视频,只一年时间。去年七月,他从外地打工回家,看到路两旁的老人在叫卖豆角、地瓜等山菜。他于是萌生出给家乡人拍视频的想法,通过网上流量帮助卖货。

“比如你在大石桥开服装店,面向的无非就是大石桥市民。如果你通过线上,可能一天的流量相当于实体店一年的流量。”

最开始是拍风景,带上手机,提着个三脚架到山上去。他发现自己对镜头特别有感觉,总能找到最好看的角度。“拍咱们山上苍天大树,我用镜头一转,特别有电影画面那种感觉。”他拍花草、树木,拍流水,拍枣的掉落。慢镜头里,枣从树上掉到地上,“啪反弹,看起来特别美。”

但这没有热度。后来,他看到老人们上山砍柴,用卤水点豆腐,他把这些风土人情传到网上,“效果竟然还不错。”

网友发现他曾在其他账号露脸,在名叫“八零愣子”的账号里演过叫卖冰棍的小贩,在“84老兵哥”的账号里饰演日本军官。

张同学解释,这些账号都是他带着一手做起来的。他做幕后,提供创意,负责拍摄和剪辑,偶尔也搭个戏。“去年最累的时候,一个人拍六个人的账号。那时候我一天拍两个纪录生活的视频,一个搞笑短剧,天天想,天天拍。”

“84老兵哥”告诉记者,确实是张同学带着周围村民开始拍摄短视频的。

在张同学看来,走红主要是因为自己足够努力。他晚上没在一点前睡过觉。拍段子的当天,偶尔五点就醒了,想着要拍什么内容,给几个人拍。“我感觉全网都是一样的,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张同学每天花十个小时拍段子,一般人坚持不下来的。”

“他们以前管我叫张导、张wifi。为什么把我叫wifi,(是因为)我给任何一个人拍都会热门,流量比较好,自带流量的感觉。”

后来,张同学和三个伙伴结束合作。第一个合作伙伴愣子在直播间里解释:由于意见不合,和平分开。“是他主动提出要分开的,他拿了有100万粉丝的抖音账号,留了50万粉丝的快手账号给我。”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