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研究生自习室猝死 曾请假被拒 、同学说:他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2021-12-06 14:28     腾讯

如果不发生“意外”,34岁的研三学生谢鹏将在12月中旬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毕业,找一份比本科毕业时更好地工作。但是,11月23日,他倒在了学校自习室里再也没有起来。死亡证明书上写着“心源性猝死”。

谢鹏去世后,父母翻看他与导师董天文以及同学朋友的聊天记录,发现儿子的“疲惫”和“煎熬”。在谢鹏与同学、朋友的聊天中,谢鹏多次提到“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按他的说法,导师很严,安排了大量工作,自己每天都在“干活”,还吐槽还倒贴费用做研究,最后导师还让他延期半年毕业。而同学则告诉记者,他们认为谢鹏已基本具备按时毕业的条件。谢鹏与导师董天文的聊天则显示,董天文就将自己课题中的多项工作交由谢鹏承担,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课题组发放福利、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在生活方面,打扫老师办公室、早上给老师烧水、给老师送烟、去老师住所拿衣物等等杂活他都得干。

11月23日凌晨2点32分,是谢鹏电脑最后一个文档保存的时间。他今年5月身体不适,曾在医院检查“冠心病心律失常”,他曾在和朋友聊天中提到,向导师请假未获批准。6个月后,谢鹏猝死后,家属认为系导师分配过多任务“压垮了”谢鹏,并已委托公益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律师,准备起诉校方和导师。 12月4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土木工程学院院长室,询问有关谢鹏猝死一事,院长未予以回答。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多渠道联系董天文教授,均未获得回复。

非常同情这名研究生,这使我想起了在导师那里念书时的经历。 导师很多年前从国外引进了一套先进的影像学设备,算是国内的第一人吧。这么多年靠着跟外国人还有器械商的合作发了不少文章,也挣得盆满钵满。 这几年老了老了还想更进一步,想把自己这十几年攒的影像学资料和患者的临床资料建成一个数据库,方便自己发大文章的时候随时取用。

导师说,“建成这个数据库是千秋大业,那个人要是能帮我建成了,以后发文章都把他的名字带上。” 正好,导师手下的文章机器从国外回来之后,离开了外国人手把手地指导,都已经江郎才尽,没什么成就,就都抢着帮大前浪建这个数据库,最后是导师这几年最看重的某中浪中了标。 当时我属于研究生里比较优秀的,导师就找到我,跟我说,让我来负责这个数据库的建设,然后说,

导师说了,以后发文章都带我的名。 当时也是年少轻狂,就接受了这个任务。 接手后才发现,这个项目有太多的坑。首先,医院化验室用的试剂这么多年变了很多次,化验结果的单位和参考值范围都不一样,根本就统一不起来。去跟导师反映这个情况,导师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你去百度一下,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呵呵,这么荒唐的言论,我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国外发出来大做文章的。

之后导师又安排了一个之前已经发过文章的博士跟我一起处理影像学资料,就这么没日没夜地处理了半年,我过年都没有回家,可笑的是这个导师中途还跑出去去了玩去嘞。 最后统计第一阶段成果的时候,发现那个分析出来的数据跟以往文献里记录的数据完全对不上号,所以第一阶段分析的将近1000例患者的数据又统统作废了。

最后,想让我一个人来返工。 当时我就想,靠这个破数据库毕业是不可能了,如果再不脱身,迟早要累死。所以,我就赶紧离开了,自己去设计毕业论文去了。 毕业的时候,导师对我的评价是,不够脚踏实地。 呵呵~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可能我变成一堆白骨了,导师才会给我个谥字追封,“最勤勉的研究生”吧。对于某些导师比如我的导师,研究生就是医用耗材,千万不要把他们想得太好,发现不对了,要赶紧脱身,毕竟最重要的是毕业。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