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地质人员哀牢山遇难:为何会失温,进山时是否准备过夜?

2021-11-28 09:31     澎湃新闻

南北走向的哀牢山,夺走了4名地质人员年轻的生命。他们不幸遇难的原因,目前尚不明朗。

遇难者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历程目前尚不得知,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留给外界的信息仅仅是他们携带的衣服、食物和作业工具等。

这一事件留下诸多谜团。哀牢山究竟是怎样的一座山,在里面会迷路、罗盘失灵吗?森林资源调查,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4人于11月13日中午失联,为何15日傍晚普洱市镇沅县政府才接报开始组织营救,4名队员在这两天遭遇了什么,他们遇难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遇难者是否具有野外生存专业知识并进行了充分准备,是否有人是临时抽调?今年以来,突发事件中一再出现的一个词——失温,到底是怎么回事?

针对“是否临时抽调”等疑问,4人所属的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党委书记范忠禹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时说:“我们坚信大众有是非辨别能力的。”

针对此次事件,澎湃新闻采访了参与救援的当地村民、云南省消防救援总队的救援人员、具有40多年野外生存调查经验的专家,试图还原4人的遭遇。

搜救人员进山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一、哀牢山是怎样的一座山?

事发后,网友在自媒体、朋友圈悼念4名殉职的调查队员时感慨,“哀牢山,听起来充满伤感的名字”。

对外界来说,哀牢山并没有与它相邻的无量山那么出名。此次4名调查队员不幸遇难,哀牢山走入更广泛公众的视野。

其实,哀牢山、无量山不仅相邻,北部部分区域还相连。2021年年初,云南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有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加快云南省哀牢山—无量山国家公园建设的建议》。云南省林草局于5月25日答复时介绍了基本情况:哀牢山—无量山地区位于云南省中部,地处云贵高原、横断山脉和青藏高原南缘三大地理区域结合部,是云南省生态保护红线“三屏两带”基本格局中的哀牢山无量山生态屏障,纳入生态保护红线面积8575.58平方千米,属西南生态安全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亚洲大陆热带向温带过渡、物种迁徙和基因交流的重要廊道,是我国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保存面积最大的地区之一,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西黑冠长臂猿、印支灰叶猴的最主要栖息地,以及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云南红豆杉、篦齿苏铁、野银杏、长蕊木兰等重要分布区,其物种的多样性格局及其成因一直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高度关注。

具体到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南北走向的两侧,西坡有普洱市的镇沅、景东两个管理分局,东坡有楚雄州的双柏、楚雄两个管理分局和玉溪市新平管理分局,西北边还有楚雄州的南华管理分局,全区总面积67700平方公里,最高峰海拔3166米,平均海拔2000米。

这不是哀牢山第一次发生人员失联的悲剧。具有40多年野外生存调查经验,在西南林业大学主授鸟类学、野外生存学的教授韩联宪回忆,20多年前,思茅师专(普洱学院前身)艺术系的几个师生前往哀牢山写生,其中一名学生翻山前往楚雄那边看猴子,结果返回途中迷路,当晚未归,当地开始组织搜救,第二天搜救未果,第三天发现他时,该学生躺在一处山沟里的水塘边,已失去生命体征,身上没有任何痕迹。

韩联宪记得,在哀牢山以往的失联事件中,一名外国人曾幸运生还。就在此次4名地质人员失联处的隔壁,在中科院定位站所在的哀牢山腹地景东县徐家坝,一名外国人曾在前往观鸟时迷路失联,当晚未归。当时是12月份,气温比此次4名调查队员失联时还低。当时,中科院定位站工作人员着急,但有着丰富经验的他们知道,夜间无法搜救,第二天一边派人寻找,一边将消息层层上报,结果在搜寻途中发现了这名失联的外国人,成功营救。韩联宪说,这是因为这名外国人也具有野外生存经验,失联当晚,他用一把瑞士军刀砍了许多树枝,在一个避风的地方层层堆叠后爬进去避寒,避免失温,第二天天一亮就往山顶爬,“站得越高,越容易被外界发现。”

在哀牢山里迷路,对韩联宪这样的野外科考者来说并不陌生。韩联宪称,他本人、他所在动物研究所的同事及他所带的学生们,都有在哀牢山迷路的经历,但最终都能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化险为夷、及时脱困,“哀牢山最易迷路,是因为它的每个山包的山头都是高圆面,每一个山头都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特色,所以走进去之后就极难分辨清。

在当地樟盆村村民的认知里,他们进山最怕的就是雨天,因哀牢山温差很大,且下雨后山中弥漫着大雾,能见度低、气温更低,这是他们上山的忌讳。

当地村民向补给站背运物资

二、森林资源调查是个什么样的工作?

此次4名失联遇难地质人员进山的任务是林业资源调查,并非地质勘探调查。

韩联宪介绍,我国的林业资源调查分为两块:一种是森林资源二类调查,一种是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此次4人的任务属于森林资源二类调查。

森林资源二类调查是以县为单位,每隔十年开展的森林资源调查。云南省林草局官网的公开资料显示,事发的普洱市镇沅县自2005年开展森林资源二类调查,而整个云南省在"十八"大三中全会后开展了第四次森林调查工作。曾在哀牢山东坡山脚下的石羊河谷调查过绿孔雀栖息地的野外科考者顾伯健称,一般类似这种调查,都需经保护区同意,还得在省林草局办理相关手续。

韩联宪介绍,林业资源调查有一套规范的作业方法,其中有固定样点、参数、坐标等,在野外完成调查,最终形成方案报告。

根据《云南省森林资源规划设计调查操作细则》,调查人员的主要任务是查清森林、林地和林木资源的种类、数量、质量与分布,客观反映调查区域自然、社会、经济条件,综合分析与评价森林资源与经营管理现状,提出地森林资源培育、保护与利用的意见。其中提到,承担调查任务的单位须具备相应的资质,在接到调查任务后,应做好技术力量和物资的准备工作,确定项目负责人、技术负责人和调查人员,组织学习工作方法和技术标准,进行质量教育;并收集调查地区近期的地形图、航片、卫星数据和图像等;组织所有参加调查的人员进行工作培训、试点练习和考核。

承担此次调查任务的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原是武警黄金部队第十支队。公开资料显示,其1979年3月组建,2018年8月退役后集体转隶于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

同属于自然资源部的国测一大队,在野外调查作业时已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安全手册。比如,配带能满足实际需要的通讯装备,明确联络事宜,包括GPS、卫星电话等;注意天气预报;在林区随时确定自己的方位,与同行人员保持联络,作业路线留下标记;穿好防护服等。这是因为,在野外林区,随时可能会遭遇意外、迷路、中毒、自然灾害、野生动物,或感染森林脑炎、接触性皮肤过敏症等。

搜救人员在研究商量路线

三、4名遇难队员没有在山上过夜的计划和装备?

综上,鉴于哀牢山的复杂地形和4名遇难人员所从事的工作,他们在原始森林作业的前提是具备相应的野外安全意识和生存技能。

根据前线搜救指挥部公布的名单,他们4人分别来自四川宜宾筠连县的张金榜、江西南昌的杨敏、昆明官渡区的刘宇、重庆的张瑜,年龄依次是25岁、27岁、29岁、32岁。

事发后,自称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内部人员的人士向媒体透露,2021年9月7日,该单位发内部通知,抽调75名同志参加全国森林资源调查,其中此次遇难的杨敏来自该单位后勤服务中心,并非野外作业专业人员,是临时抽调,在一个“未发放劳保服装统计表”中有33人,杨敏的名字在列。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