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社会应该倾听瑞丽的呼声 瑞丽怎么了?(4)

2021-10-28 09:56     多特

另外,瑞丽市民政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期间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的通知》,对连续三个月无收入来源的,按户给予临时困难救助、适当放宽低保认定条件等保障。

但这些政策并没有给秋文带来实惠。“通告上说银行会减免或延缓个体户偿还商业贷款,但银行那边没有任何变化,打电话给政府部门,答复说政府只是提出这个倡议而已。”秋文说。

关于“离瑞难”问题,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回应称,抵边村寨和社区人员原则上不离瑞,确有特殊情况需离瑞的,可申请自费集中隔离14天后离瑞,第1、4、7、14天开展核酸检测,第四次双采双检。非抵边村寨和社区人员,不具备因公、因病、因丧、因学四种情形,愿意自费集中隔离7天后离瑞的人员,第1、4、7天开展核酸检测,第三次双采双检。

2021年4月6日,瑞丽城区民众接受第二轮核酸采样检测。  也有市民表示,隔离期间酒店餐费太高,对于一年没有开工的人员来说实难承受。瑞丽市信访局表示,何时能够调整新的离瑞政策,得视疫情发展形势和专家研判分析而定。

瑞丽市委宣传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否认瑞丽长期“封城”的说法:“不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只是严管期,老百姓的物资、生活保障都没有问题。但由于一直有新增病例,疫情持续时间太长了,大家的日常生活肯定会受到影响,难免会有一些情绪。”

“瑞丽本来就是口岸小城市,主要是做边贸、玉石珠宝生意,人口流动比较大。因为疫情原因,不允许聚集,口岸也处于关闭的状态,大家可能都回老家或转投到广州等地继续做生意了。”上述负责人说。

瑞丽市一位政府官员向《中国慈善家》表示,“网上流传的‘瑞丽已成空城’‘常住人口从50万降到10万’的说法有些夸张,20万人还是有的。不过长时间受疫情影响,有些老百姓的生活确实难过。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