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岁“装”36岁!女“老赖”喊他们耍朋友和投资,骗了300万元

2021-10-27 01:08     上游新闻

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

41岁离异单身的江某,被一名61岁的老赖李某维,以耍朋友和投资奶产品加工企业、早餐包子店项目为诱饵,先后骗去54万元。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受害者还不止他一个,被骗总金额将近300万元。10月24日,江某告诉记者,多名受害者已一起向南岸区铜元局派出所报警。

记者获悉,从2015年到2021年,李某维有26件被执行案件,均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义务。由于成了“老赖”,李某维被多家法院发出高消费“限制令”。那么,李某维是怎样用两个总资产不足30万元的项目,骗到这么多钱的呢?记者进行了调查。

36岁年轻漂亮“李雨聪”寻人生伴侣

江某家住渝北某小区,今年41岁,离异单身。2021年7月前,是某公司驻外营销总监。2021年7月辞职后,江某准备全职创业,并且希望从风险较小、门槛较低的小餐饮店做起。

“当时我比较迷茫,以前工作单位的老领导知道我离异又有创业的想法,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对方36岁,年轻漂亮,有事业心。”江某说,这位老领导现在是重庆某咨询公司的商业咨询顾问。“他认识一位自称“李雨聪”的女士,目前正从事餐饮行业,也是一位勤奋好学的创业者,可以介绍我们认识。这位老领导认为我也适合回重庆协助她创立品牌、参与公司管理、共同创业。”

出于对领导的信任,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江某在外省和“李雨聪”互加微信。加微信后,“李雨聪”再次自我介绍是1985年出生,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从事奶制品加工和早餐店创业项目。

江某说,由于人在外省,他们两人自2月加了微信相互寒暄,介绍了各自基本情况后,就未再相互联系。直到6月,他因为计划回重庆创业,加之老领导又打电话再次介绍并肯定了“李雨聪”的创业项目,江某就又给她发了微信,询问项目进展情况。

嘘寒问暖诱骗投资奶产品加工企业

“我们再次联系后,‘李雨聪’对我特别热情,关心不断。早上,微信上喊我要吃早餐。晚上,又在微信上提醒我早一点睡觉,不要熬夜。”江某说,她很会用小细节来获得对方的好感和信任,“比如我说我眼睛看久手机比较胀痛,次日就给我寄了一盒眼药水,说可以有效缓解不适症状。”

通过老领导和“李雨聪”的介绍,江某知道“李雨聪”在江北区重庆网商产业园有一家300多平方米的奶产品加工中央厨房,在南岸区还有一家人气颇高的早餐包子店。“我听领导介绍,两个项目中,早餐包子店可以做大做强,做成品牌连锁店,他可以以咨询公司顾问性质协助我们做品牌设计和门店发展。”

江某说,他辞职后正在寻找投资项目,“李雨聪”趁机向他推荐两个创业项目的市场前景并多次描述其已打开市场,有多个销售渠道,目前就缺一些周转资金才使得公司发展速度被制约,因此邀请他入股她的公司,用小资金撬动大收益。由于“李雨聪”一直很“真诚”地和他交流,并表现出起早贪黑、为了创业项目全身心投入的状态,加之对老领导的信任,江某陆续投资54万元,准备全职与“李雨聪”合作发展奶制品加工和早餐包子连锁店这两个项目。

空壳公司套取40万元入股金

江某告诉记者,他前后共向其指定的私人账户转账54万元,基于对“李雨聪”的信任,全权由其对所投款项进行支配。

但2个月后,江某在微信转账时发现对方实名为李某维,因此曾向“李雨聪”的求证过其真名,但她一直坚称自己就是“李雨聪”,李某维是她姐姐,她使用的是她姐姐的微信。7月,江某办理完辞职手续,回到重庆,见到了“李雨聪”。

“第一次见面,我发现她比实际年龄大很多,至少接近50岁。但在她出示身份证来签订投资意向协议时,身份证上的确是1985年,且身份证照片和本人差距较大。”江某说,“李雨聪”在出示身份证之前,已经准备好了说辞,以防对方产生疑虑,比如说自己是做了医美,所以和身份证照片差异大,另外常年从事餐饮店工作,亲自下厨房接触油烟较多,创业压力又大,所以显得比同龄人要老。江某此时已完全没有要发展成男女朋友意愿,但基于老领导对项目的认可和“李雨聪”的多次游说,他决定可以和她一起成为创业合伙人。

于是,江某和老领导、“李雨聪”正式开展了项目启动工作,三人多次开会、走访市场。

“李雨聪”表示进行奶产品加工的重庆金佳雨餐饮管理公司(以下简称“金佳雨公司”)实力雄厚,市场前景很好,愿意将金佳雨公司股份转让一部分给江某。但因为需要找其他股东回购股权,因此需要20万元。同时,金佳雨公司对外经营中有欠工资、房租等债务20万元,也需要江某垫付。江某投资的40万,后期可以经过核算金佳雨公司净资产,来计算在该公司股份占比。

江某表示,他查询到金佳雨公司最大股东是罗远树(“李雨聪”自称为其母亲),而且金佳雨江北分公司工商登记负责人是“李雨聪”。“当时我对此事深信不已,向‘李雨聪’先后支付了需要向其他股东赎回股权的20万元和用于偿还金佳雨债务的20万元,前后一共支付了40万元。”他说,事后在盘点金佳雨公司净资产时,发现“李雨聪”虚构资产价值,又暴露出该公司债务累累,他非常生气。“李雨聪”便提出再成立新公司,让这40万元成为新公司的入股资金。

江某表示,他投进去的40万元,“李雨聪”没有按照她所说的回购股权和交各种房租工资,而是另做他用。

假冒身份 61岁“秒变”36岁

发现金佳雨公司资产问题后,“李雨聪”无法自圆其说,于是提出将收购金40万元转为投资款,双方合作成立“九袋面”。

江某表示,他和“李雨聪”的母亲罗远树、“李雨聪”的表弟张显强签订了《重庆九袋面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拟设)筹备期合作协议》。在签订协议后,“李雨聪”以项目需要资金起动,需要购买面粉等生产资料为由,前后又向江某索要了14万元。但是,当他要求提供相关票据时,“李雨聪”却一直无法提供。同时,“李雨聪”存在以不知出处的旧设备冒充新购设备进行报销的嫌疑,以及将公司收入直接装到“李雨聪”个人钱包里的问题。

“比如九袋面包子店的稀饭桶,‘李雨聪’可以一个算1000元,6个就是6000元,美团POS机一个近7000元。”江某说,稀饭桶是供应商为了宣传其产品免费铺货的,美团POS机是“李雨聪”前合伙人的,不能算新购物资。到现在,江某已投资54万元, 故事也应该结束了,但是让江某没有想到的是,以后还有更精彩的。

骗取32岁男友及其家人上百万元

9月20日,江某突然接到一名金佳雨公司离职员工电话。这名员工表示,“李雨聪”的真名李某维,出生于1960年。而在认识江某之前,“李某维”以耍朋友或投资之名,骗了多名受害者,其中一名“男友”是32岁的胡某。

“胡某和李某维耍朋友的时候,也编织奶产品加工、早餐包子店项目前景广阔,诱骗胡某10万元,又诱骗其亲弟弟投资100万元入股这些项目。”江某说,胡某弟弟这100万元,是自住刚需房的二次抵押贷款。现在银行催胡某弟弟还款,他找到“李某维”退钱,“李某维”愿意退,但是就是没有钱,一直拖起。胡某弟弟因为投资款无法收回,导致与妻子多次吵闹离婚,同时也将本来要怀的二胎打掉,陷入人生困境。

记者联系上其他几名受害者,其中就有“李雨聪”32岁男友的哥哥。他们均表示,“李雨聪”每次介绍项目都是奶产品加工和早餐包子店,特别爱介绍奶产品加工前景广阔、赚钱快,还将投资人带到奶产品加工店参观考察,让他们深信不已。

记者获悉,目前,和江某一起报警的受害人被骗总金额290万元。同时,涉及这个项目的还有一些小额“股东”,金额从5万到15万不等,这些受害者打算自行处理。

■记者调查

6年时间有26件被执行案件

多家法院对李某维发出高消费“限制令”

10月24日下午,记者联系李某维,希望当面向其了解具体情况。但李某维听到是记者后,立即否认自己是“李雨聪”和李某维,并挂断电,记者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10月24日,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查到,从2015年到2021年,在短短的6年时间里,李某维有26件被执行案件,失信的行为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执行的法院包括渝北区人民法院、南岸区人民法院、璧山区人民法院、江北区人民法院、合川区人民法院等,这些法院均对李某维发出了高消费“限制令”。

阅读下一篇

山西晋城一对父子登山时落入深潭遇难,当地村民:景区尚未开发

10月24日,山西晋城陵川县,一对父子登山时从岩石上滑落,坠入水中。28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多方获悉,落水父子已不幸遇难,事发地属于未开发景区。现场视频显示,一处悬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