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担忧”,驻华大使突放狠话,中国这两天把美国怎么啦?

2021-10-25 07:47     环球时报

执笔/刀剑笑&叨叨姐

这几天,有关“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的话题被外媒很是炒作了一番。

“始作俑者”英国金融时报再发报道,声称中国军方今夏进行了两次高超音速导弹试射,而非一次。

同样是在20日,拜登表达对所谓“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感到担忧”。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还透露,美国已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关切。

此前,美方从国防部长、核裁军谈判代表、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到白宫和国务院发言人,再到多个国会议员,都在就此密集发声,渲染炒作。

有网友就不明白了:中国到底有没有试射高超音速导弹暂且不说,为什么美国开发出更厉害的武器就没问题,一旦中俄这样做就是破坏战略稳定、威胁全球和平呢?

这种动向,也应和了近期美国对华对抗性思维日渐增强的态势。

拜登提名的驻华大使伯恩斯20日在出席美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对他的提名听证会时,谈及了台湾、新疆、西藏等中国内政,以及中国与日本、印度等周边国家关系,一系列表态相当负面。

高超音速导弹这张牌美国还会打到什么程度?伯恩斯的表态又有多大分量?中美关系接下来怎么走?

有关“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20日又有两个最新进展。

一边是“始作俑者”英国金融时报再发报道,声称中国军方今夏进行了两次高超音速导弹试射,而非一次。

除了它上周六“披露”的8月13日那一次,金融时报记者说,早在7月27日,中方就已发射过一枚火箭,首次推动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滑翔器”绕地球飞行。

报道援引三位所谓消息人士的话称,7月那次试验令五角大楼和美国情报部门震惊,因为“中国成功展示了一种全新武器能力”。

英美媒体接力炒作,美国总统拜登则“不失时机”地添了一把柴。

20日,他前往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发表政策演讲。登上“空军一号”专机前,他被记者问及是否对中国高超音速导弹感到担忧,拜登当场回答,“是的”。

随后,在“空军一号”上,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还透露,美国已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关切。

事实上,在金融时报上次抛出报道后,我外交部发言人就已做出回应,强调相关试验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

但在美国“最高统帅”拜登“亲自出面”之前,美方从国防部长、核裁军谈判代表、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到白宫和国务院发言人,再到多个国会议员,都在密集发声,渲染炒作。

套路大致就是:首先强调高超音速武器太厉害了,紧接着“卖惨”,说美国目前还不具备这项能力,然后就渲染中俄却正开发这类武器,因此“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高超音速导弹厉害是事实,不用美方渲染。

这种导弹的通常定义,是飞行速度超过5倍音速的导弹。相关资料介绍,高超音速导弹时速可达6200公里,同弹道导弹一样可以携带核弹头。虽比洲际弹道导弹慢,但它不遵循传统弹道导弹的固定抛物线轨迹,因而机动性高,能够绕过常规预警和导弹防御系统。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的一个消息人士称,美国还不具备这种能力,就纯粹瞪眼说瞎话了。

就在今年9月,五角大楼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刚刚成功测试了一种吸气式高超音速武器,速度可比音速快5倍多。有美媒说,这是2013年以来该级别武器的首次成功测试。

这次成功之前,美国对高超音速武器的秘密研究和开发更是早就开始了。

至少在1980年代,美方就已提出高超音速武器的概念。

阅读下一篇

马来西亚战机招标为何弃枭龙选猎鹰

马来西亚采购轻型战斗机的招标项目近日传出初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