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员工被拘留手机关机联系不上,遭解雇要求公司赔偿2.6万,官司一直打到高院,法院判了(2)

2021-10-19 09:35     每日经济新闻

据L某某在公司的工作年限以及工资标准,经核算,公司应支付L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016.65元。

依据规定,判决公司支付L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0,016.65元。

不过,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L某某未上班且没告知公司真实原因,算旷工。

二审判决:L某某未告知公司其可能失去人身自由,逾十日未出勤,公司解除不违法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L某某于2018年5月14日因寻衅滋事案被拘留,直至2018年6月15日变更为取保候审,该期间L某某被限制人身自由,未向公司提供劳动并非L某某的个人意愿。但是,2018年5月14日L某某在还未被拘留,刚到派出所接受询问的时候,曾打电话给同事,告知家中有事请假一周,此时,L某某并未将其可能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一并告知公司。

没有证据证明公司在2018年5月31日前已知晓L某某被拘留情况,L某某自2018年5月21日起逾十日仍未正常出勤,且在可以的情况下未说明合理理由,公司在无法联系到L某某的情况下依据《员工手册》的规定解除L某某劳动合同,难谓违法。L某某关于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有误,本院予以更正。

综上,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L某某的诉讼请求。L某某却不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高院裁定:公司根据规章制度解除与L某某的劳动合同不违法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L某某与公司之间签订有劳动合同,双方存在劳动合同关系,L某某应遵守公司的劳动纪律,公司应依约支付报酬等。L某某于2018年5月14日因寻衅滋事案被拘留,至同年6月15日变更为取保候审,期间被限制人身自由,但未向公司告知情况。公司在无法联系L某某,不知L某某被限制人身自由,无法来公司上班的情况下,根据公司规定解除了与L某某的劳动合同,二审法院认为公司没有违法,本院予以认可。

L某某主张公司应主动调查,即使不调查也应意识到只有被公安机关羁押,才是L某某不来上班的唯一可能,该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高院裁定如下:驳回L某某再审申请。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