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反对多布置作业 7岁孩子遭37名家长"请愿"转学(2)

2021-10-18 03:48     新京报

之前,我国给中小学生减负的效果并不好,就是因为不少学校违规补课、组织考试、公布学生成绩排名,家长并不向教育部门举报,教育部门也视而不见。

但是,要求严格落实“减负”措施的家长,却被其他家长“孤立”,也并不令人意外。

前年,南京就发生家长反对给学生“减负”的风波,家长质疑“减负”让学生变“学渣”。最近也有新闻报道,上海一所初中学校也发生一名家长举报学校举行“月考”,却遭到其他家长“怒怼”。

这些家长的理由是:你要“减负”是你自己的事,不要影响其他孩子追求进步。老师“违规”给学生布置作业、学校“违规”组织月考,这是“真正对学生好”,都不做作业、都不考试,难道中考时“开盲盒”?

一些家长甚至因此质疑举报的家长是别有用心,是自己孩子不行,也让别的孩子不行,或者自己有条件给孩子补课,而故意让学校不给孩子布置作业云云。

这就是当下的现实,“双减”生态下困境待解。

基础教育亟须走出“减负”的“囚徒困境”

客观而言,由于我国的教育评价还存在唯分数、唯升学的问题,因此基础教育存在应试倾向,严重竞技化、功利化。“双减”致力于消除教育的“剧场效应”,让每个学生、家长都“坐下来”舒适地“看戏”,也就是因循孩子的成长规律让其学习、快乐成长。

然而,在严格监管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之后,很多家长依旧不愿意“坐下来”。他们担心自己“坐下来”了,其他家长依旧“站着”,自己的孩子必定在“提高1分干掉千人”的升学竞争中吃亏。

于是,在校内,默许学校违规布置作业、补课,在校外,学科类培训从公开走向“地下”,“保姆式家教”“高端私教”受追捧。

可以说,“减负”也成为家长间的博弈——你“减”,别人不“减”怎么办?在“减负”博弈中,很多家长陷入“囚徒困境”之中。主动跳下“应试军备战车”的家长少之又少。

在这些“特立独行”的家长“跳下车”的行为对其他家长不构成影响时,其他家长没意见,否则就会像此事中被孤立的家长一样变成众矢之的,甚至本该维护学生与家长利益的家委会也成了学校为学生“增负”的“工具”。

说到底,“双减”要起到减轻学生负担的实效,只盯着校外培训机构和学校的规范办学是不够的,仍需发挥学校的教育主阵地作用。

为此,有必要推进教育评价改革和学校办学改革,及早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引导教师、家长形成新的教育观和人才观,才能让我们的基础教育走出“减负”的“囚徒困境”,不再出现7岁孩子因作业问题被联名要求转学的荒唐事。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