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号:韩剧《鱿鱼游戏》爆火,反映了哪些韩国现实?(8)

2021-10-15 08:30     观察者网

导演黄东赫透露,鱿鱼游戏是他小时候玩过最刺激也是最喜欢的游戏,之所以会以此作为剧名,就是因为他觉得如今韩国社会越来越像“鱿鱼游戏”,大家会划分出阶级与圈子,接着开始疯狂竞争,把别人推出圈外,弱肉强食。

图自《鱿鱼游戏》

举个剧中的例子,性别之争。近段时间,韩国男女圈层的争斗愈演愈烈,甚至一个手势就引发了男性对女权巨大的抵制舆论声浪,然而性别之争最终都与贫富差距和分配不均密切相关。正如《鱿鱼游戏》中新闻中透露的那样,韩国家庭负债与GDP的比率高达97.9%,排名世界首位。

图自《鱿鱼游戏》

同时,而韩国房价不断上涨,且超过了收入上涨的幅度,这些现实导致生活压力愈发变大。加之男性失业率不断提升,激发的怨气使得很多男性对极端女权、MeToo运动发起抗议。男女之间互相攻讦,但炒房的、裁员的、将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既得利益集团却能在这场舆论战中全身而退。

在西方,对应的就是种族问题和非法移民问题。例如很多人觉得“大放厥词”的特朗普能当上总统,原因在于他鼓吹“美国优先”,煽动民粹。然而这或许只是表面,他清楚万千失业的美国底层民众需要一个情绪宣泄的靶子,因此他在选举中承诺将解决大批底层民众最根本的失业问题,除了建墙阻挡非法移民之外,还宣传要让制造业回流。

可见,很多底层人士划分圈层、互相攻击的行为,实则都有社会层面的因素。资本家没有祖国,同样,底层无产者也不分性别、种族、国界。编剧和导演黄东赫的立场是,一直站在底层这一边,抱持着一视同仁的同情,而对于剥削者,则是一双横眉冷对的怒目。

在剧中,资本家都没有落得好下场:吴一男患脑瘤而死;美国老白男贪图色欲,却给了警察一个反制的机会;阿里的老板招收非法移民干活,不仅工作环境却毫无安全保护措施,而且还拖欠薪水,最终他贪婪的手也因为没有安全保护的机器而被压扁了。

在《鱿鱼游戏》的最后,底层人开始互相帮助:男主放弃杀死男二,男二自愿让男主胜出。男主胜出之后,男二妈妈免费送鱼给男主,后来又主动照看姜晓的弟弟。

导演说,他希望透过《鱿鱼游戏》感受到参赛者感受到的绝望、恐惧、愤怒和悲伤,就像观众所生活的世界那样。但同时,他也希望大家像男主一样,对人性抱持着希望;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放弃像鱿鱼游戏那样划出阶级与圈子,放弃你死我活的疯狂竞争,团结互助,改变不公的现实。

借着解读《鱿鱼游戏》,在黄东赫导演的镜头之下,韩国社会目前面临的很多问题在我眼前悉数展现,不过这次似乎并没有任何嘲讽的想法,也没有隔岸观火的兴致,因为笔者心中似乎也很清楚一个道理:此岸亦是彼岸。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