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节课学费高达两千元,野心“按倒”精锐教育?

2021-10-13 09:11     新京报

"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精锐教育掌门人张熙"自曝倾家荡产",很快又随着一则辟谣消息被视作一场乌龙。但是这也揭下了又一家教育头部玩家身上的伤疤。

"尝试了各种办法,做了所有努力,但真的非常抱歉,运营压力之大确实让我们不堪重负。经过股东与管理层的慎重商讨与决议,我们决定全面转型非学科业务,并将于2021年10月11日起暂停营业。"10月11日,一封上海精锐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致精锐学员及家长书"开始流传。

当晚,有精锐教育员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精锐会于10月12日发布通知宣布停业。这一天,记者尝试联系精锐官方,但截至发稿,前几日还能打通的北京、上海及官方销售电话,已无法接通。

而10月9日几近深夜,上海精锐教育总部出现一些家长及老师的身影,并通过直播平台公开"催债"。从首次曝出创始人倾家荡产到"公司运转正常",再到传出停业,精锐4天时间坐上了过山车。这个一度与新东方、好未来(学而思)齐名,2018年就赴美上市的教培行业巨头,如今步巨人教育后尘,荣光过后留下一地鸡毛。

13年时间,精锐如何跌落神坛?

一节课学费高达两千元,员工:8月开始走下坡路

10月11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广州精锐教育一名员工表示,精锐当天召开了内部语音紧急会议,宣布暂停营业,"我们今天接到通知总部要把所有饮水机都撤了"。但是紧急会议并未告知员工薪资发放情况。

一节课学费高达两千元,野心“按倒”精锐教育?

10月11日晚精锐内部语音会议。受访者供图

阅读下一篇

踩雷地产,资不抵债的中融人寿如何自救

作为一家“地产系”保险公司,中融人寿在去年陷入巨亏后,今年并未出现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