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两大党争夺盟友,组阁谈判异常艰难

2021-09-28 10:00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虽然德国大选初步结果公布,但接下来更为困难是组阁问题。尽管社民党领先联盟党,但两党得票率都未过半,需要联合其他政党组建联合政府。中左翼的社民党称,德国选民"明确授权"由该党来领导新政府;但联盟党不准备认输,它表明将争取继续领导德国。

据英国《卫报》报道,27日,极其胶着的德国大选初步结果公布,处于领先地位的社民党的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当日宣布,他有意组建一个由社民党、绿党、自民党构成的"社会-生态-自由的联盟"(social-ecological-liberal coalition,该组合被称作"交通灯"组合)。

《卫报》报道截图

此前,德国大选初步计票结果显示,肖尔茨所在的社民党以25.7%比24.1%的微弱优势战胜联盟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赢得优先组阁权。

2021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初步计票结果 图源:明镜周刊

肖尔茨在当地时间27日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选民们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指出,他所在的中左翼政党,绿党以及亲商的自由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都获得了大量新的选票,而保守的基民盟的支持率则下降了近9个百分点。

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和总理候选人奥拉夫-肖尔茨,图:澎湃影像

自由民主党领袖克里斯蒂安·林德纳27日表示,同意在正式谈判之前(同社民党)进行试谈性的会谈。

绿党和自民党除了同社民党组成联盟外,理论上还可以同联盟党组成所谓的"牙买加联盟",由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拉舍特担任领导。

拉舍特也指出,总理不一定来自得票第一的政党。"我希望组建一个所有合作伙伴都参与其中、所有人都能得到关注的政府,而不是一个只有总理能出风头的政府。"

由于在环境和财政等政策上意见分歧,绿党和自民党计划先进行双边会谈,寻找可以互相妥协的领域,再同社民党或联盟党展开组阁谈判。

随着双方展开激烈的盟友争夺战,组阁谈判可能异常艰难而持久,德国将进入一段不可预测的时期。社民党和联盟党都希望,能够在圣诞节前组成新政府。

组阁是大选后最具不确定性的阶段,被称为"黑箱",组阁结果取决于政党之间如何进行谈判和妥协,而非选民的偏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宛若调色盘一样的组阁可能性。

德国宪法规定,单一政党或政党组合须在议会占有一半以上议席才能组成政府。从目前的选情来看,新一届联邦政府很可能出现三党联合执政的情况。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朱宇方对观察者网表示:"虽然社民党拿到了优先组阁权,但是实际上所有的接触和博弈都是同时进行的。这次组阁的选择特别少,一旦社民党'交通灯联盟'组阁失败,就几乎只能由联盟党出面组阁。如果不考虑其他政党意见的话,拉舍特和肖尔茨在组阁上几乎处于一种对等状态。"

图源:观察者网

"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德国政治碎片化的反应,"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观察者网说,由社民党牵头组阁,"交通灯联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交通灯联盟"即红黄绿,也就是"社民党+自民党+绿党"的组合。但是,从政治光谱上看,绿党是更左的左翼,自民党是更右的右翼,这两个党的距离更远一些,政策主张上的矛盾更大一些。

崔洪建分析称:"'交通灯联盟'里,社民党和绿党更搭一点,但也存在绿党和自民党之间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之前肖尔茨没有排除可能和左翼党联盟。"

如果社民党和左翼党联盟,就会形成"红红绿组合",即社民党+左翼党+绿党。但目前来看,这一组合可能可能性为零,因为这三党的得票率加起来不足50%。

之前,肖尔茨不排除找左翼党组阁也成为其他政党攻击社民党的一个主要把柄,崔洪建说,"因为左翼党和选择党在德国被划入另类,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些传统政党就不能碰它,碰它就说明你的政策道路是有问题的。社民党尽管因此受到攻击,但到他们还是没有松口,这就说明社民党到现在对社民党和绿党的搭配还是有疑虑的,它想留个后手。"

朱宇方也表示,左翼党的某些政见过于另类,比如说它反北约,主张德国退出北约之类的。之前肖尔茨表达不排除和左翼党组阁之后,在一些欧洲的国家都在给德国施加压力,说他们不愿意看到左翼联盟。

各种可能的联盟组合 图源:明镜周刊

在社民党领先不大的情况下,由联盟党牵头形成"牙买加联盟"的可能性也很大,即"+绿+"组合(三党颜色是牙买加国旗颜色,所以又称"牙买加联盟 观察者网注)。

"对小党来说,它们肯定更倾向于和领先比较多的党来结合,"崔洪建说,"但是现在两个大党差不多,这也就意味着第一优先组阁权和第二组阁权对小党的吸引力几乎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下,小党就会更多地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尤其是权利分配诉求放到组阁谈判当中。

不过,他也提到,如果这两个党要价抬高,比如把财政、外交、经济这些重要的部都要走,只剩下个总理职位,这种情况下再不管是社民党还是联盟党牵头组阁都会考虑,因为这样权力分化之后,对今后政府的决策是很不利的。

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姜锋则认为,拉舍特组阁极其困难。首先,联盟党拿到了历史上最糟糕的支持率,而且得票率也排在第二位,在组阁过程中,联盟党还会受到来自社民党和绿党的高度压力,所以会很困难。在大选之前,基社盟党魁索德尔就说,当得票率不是最高的时候还要去组阁,是很难想象的,他一早就有思想准备。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再回"大联盟",即社民党和联盟党再次联手。但崔洪建和朱宇方一致认为"黑红"再联手的可能性极小。

上次默克尔组大联盟用了将近半年时间,"上次就很勉强了,这次应该说难度更大了,"崔洪建说,职位和这个权力分配首先就是一个问题,另外社民党估计很难再接受大联合了,它现在好不容易和联盟党拉平了,这时候它一定会竭尽全力地争取其他组合,而不是"大联盟"。

崔洪建还提到,现在再回"大联盟",黑红两党的得票率相加只有49.8%,不足50%,所以需要第三个党派加入,形成"红黑X组合"。这个争夺就会比较激烈,到底是绿党还是自民党呢?

2017年大选和2021年大选各党派得票率变化 图源:德国选举委员会

朱宇方则分析称,黑红两个党都是走相对中间的路线,这两个党在一起,那个作为执政小伙伴的政党的特点和政治定位会变得更加模糊不清。比如说,2017年,社民党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和联盟党组建"大联盟",就是因为在"大联盟"里,联盟党把社民党的议题都抢走了,联盟党是"黑里带红",把社民党的一些红色光谱都吸收到自己那里去了。如果联盟党把社民党的主要议题都代言完了,那社民党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今年如果组建大联盟,联盟党将变成小伙伴,这对联盟党来说更加是灾难性的。联盟党的支持率跟2017年相比已经下跌了很多,如果它再进到大联盟,肖尔茨反手就能把联盟党的议题拿走。那对联盟党来说,也许又陷入到与社民党当年类似的困境,找不到自己的政治定位。"

"现在自民党和绿党两个党都明确表态,跟谁都愿意组阁,虽然自民党更喜欢和联盟党合作,因为他们在政见上跟联盟党会近一点,但是社民党来他们也是不会拒绝的。只要是这两个小党愿意组阁,实际上就没有什么大障碍,除非他们到那个时候又摆一道,临时说我要坐地起价了。如果不出这样的乱子,'交通灯联盟'和'牙买加联盟'都能成。"

朱宇方补充道:"绿党跟着社民党是很明显的,他们在后期的辩论里已经说的很清晰了,现在就看自民党的。所以现在德国媒体说,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可能是最大赢家,最后就看他往哪边走。如果他咬紧牙关就是不跟红绿组团,那说不定就是'牙买加联盟'了。"

而如果林德纳站到拉舍特一边,那么球又会到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手上,贝尔伯克就会跟拉舍特开价。这个过程就像"打牌"一样,他们进入到了一个很复杂的打牌时间。

姜峰则为,黑红两党再回"大联盟"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国历史上到现在还没出现过三个议会党团去支撑一个政府的复杂局面,对社民党而言,由其主导新一届大联合政府也应该是很有吸引力的。之前都是两个党就可以组阁,如果出现三党组阁这会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这样一来,他们的政治沟通协调会发生非常大的结构性的变化。

由于上一次大选结束后的组阁谈判耗时171天才最终成功,大家难免猜测这次组阁也会很久吗?

对此,崔洪建和朱宇方都认为不一定。

朱宇方称,上次联盟党获胜后,社民党拒绝与其组建大联盟政府,"黑黄绿"三党组建"牙买加"联盟成为唯一选择,但随后自民党以政见不同、缺乏互信为由突然退出联合执政谈判,德国因此陷入组阁僵局。最终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出面斡旋,社民党同意再度与联盟党携手,才让德国走出政治困局。但今年只是一个来回谈判、开价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但未必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不太可能出现类似2017年的局面。

崔洪建认为:"上次大选的选举结果多少是出人意料的,因为大家没有想到联盟党拿不到轻松组阁的多数。这次这种不确定性已经提前释放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情况,所以不排除各党会提前做一些私下交易。这样的话,有可能反而会出现一种情况,尽管今年的选举难预测,但是组阁能会比上次要快。"

阅读下一篇

佛州州长:不愿打疫苗而下岗的警察可来“再就业”,还发5000刀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因不愿接种疫苗而丢掉工作的美国警察有了新去处——佛罗里达州。 共和党籍的佛州州长罗纳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10月24日表示,他将签署一项法案,为不愿打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