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查寝发现吃零食,13岁女生罚150个下蹲致残,老师:使劲整

2021-09-27 15:17     大众网

去年6月,因寝室床上放了一包零食,就读于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先市职业中学初二年级的13岁女生戚夏(化名),被前来检查的学生会“学姐”和生活老师罚做了150个下蹲后,造成终身遗憾,再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行走了。戚夏母亲周女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现在戚夏只能拄着拐棍走,不用拐棍就疼得厉害。”

据周女士介绍,事发后已经一年多了,除了前期治疗过程中的所有医疗费用10万余元已由学校全额垫付外,关于后续治疗费用,双方在经过当地教育部门的多次协调下均未达成一致意见。两次伤情鉴定报告也分别以九级、十级伤残作为结论。

其实更让周女士担心的是,事发后女儿抑郁了。西南医科大学医疗证明显示,戚夏为抑郁状态,建议坚持治疗,避免精神刺激,防意外。周女士介绍,女儿多次流露自残的想法后,在学校里做出过极端行为。而自己是单亲家庭,为了照顾女儿现在也没了工作,她希望学校能够赔偿女儿今后就医及生活相应的费用。

一包零食引发的体罚

9月17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在合江县先市职业中学校门口见到了拄着拐棍的戚夏。周女士说,女儿现在行走必须要借助拐杖的辅助,如果不用拐杖,受伤的左脚踝就会高度疼痛,现在拐棍成了女儿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医生告诉我们,她以后的行动都会受到影响,不能正常走路了。”

先市职业高中大门。

回忆起事发晚上的经历,戚夏泪流不止,直言自己当时就想死。她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事发是2020年6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自己下课了回到寝室准备休息,遇到了学生会干部——楼长查寝,主要检查是否有学生未经允许携带零食到女生宿舍,“她(楼长)就在我的床上发现了一包零食,直接问我承认不承认。”

其实不是自己的零食,只不过不知道谁放到自己床上了。戚夏向这位比自己大一年级的“学姐”楼长和在场的生活老师解释过,但并没有被接受。随即这名楼长在生活老师在场的情况下,罚戚夏做300个下蹲。

“不是我的,凭什么要我做?”戚夏随后告知在场的生活老师,自己的脚踝在两个月前受过伤,但这并未得到体罚的豁免,只是将300个下蹲改为了150个。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由法律途径收集的戚夏同学的证词,也证实了戚夏的说法。

同样因携带零食进入寝室被体罚的学生胡丽(化名)证言显示,因为在寝室里被发现携带零食,自己和戚夏等8个同学被要求到一楼坝子里接受体罚,“我被罚了300个下蹲运动,戚夏做了150个下蹲运动,我还另外做了10圈鸭子步。”胡丽说,刘姓生活老师坐在门口还说“使劲整、使劲整”。

与戚夏同住上铺且挨着的黎周(化名)证言称,戚夏曾向前来检查的楼长解释称零食不是她的,但楼长不信,让戚夏做了150个下蹲,刘姓生活老师在寝室门口看着戚夏被体罚。大约两三天后,黎周听到戚夏说脚痛,要去拿药。

胡丽称,从初一年级入学开始,她就知道学校体罚学生,“有几年了。”

阅读下一篇

94岁老人百万家产遗赠居委会,失联近60年的子女出现争遗产,法院这样判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很多老年人口袋里有了积蓄,开始追求晚年生活的质量及精神世界的慰藉。对一些缺乏亲人照料的老人来说,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就成了度过幸福晚年的上佳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