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枪击的青年律师:二本毕业,工作努力,曾为村民打官司

2021-09-23 15:38     搜狐

原标题:死于枪击的青年律师:二本毕业,工作努力,曾为村民打官司

摘要: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武汉光谷一家律所传出类似轮胎爆炸的声响,遭遇枪击的是一个青年律师。从业五年,他处理了200多起官司,很多是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如果没发生这件事,他还是律所一条街上那个普通人,生活甚至有些单调,同事约着出门吃饭唱歌,他很少参与,也很少提到职业理想,要么工作,要么回家。

新竹路上的人了解律师的作息。他们几乎是整排门店里最早开门的——8点半,这是法院开始上班的时间。路口几家烧烤店刚浇熄发红的炭块,夜市的热闹散去,另一群人在洪山区法院门口汇聚起来,等着上庭,律师们的一天也开始了。法院附近除了小吃店,最多的就是律所,短短200米距离内,7家律所挨挨挤挤。晚上6点法院拉下铁闸,烧烤店的炭炉点上火,他们相继收拾公文包,骑上电动车或赶地铁回家。

这样的日常被一声枪响打破。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一个47岁的中年男人持自制土铳,走进高照律师事务所新竹路上的办公地。执业律师薛伟幸倒在枪口下,救护车很快赶来,有人看见他穿着格子短袖,一只手垂在担架外。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身亡。

薛伟幸在这条街上不算是个出名的律师。除了1米8高,瘦瘦的,戴眼镜,街上的人们说不出太多他的信息,彼此多是点头之交。许多人不知道他刚满30岁,就连他的一位同事也是看了新闻才知道,之前一直以为薛伟幸比自己大。在隔壁茶叶店老板眼里,他和街上的律师一样,穿起衬衫可能和房产中介也差不多,“都是普通人”。

洪山区法院门口等待开庭的人。

枪击新闻上那家律所,73岁的老赵觉得很眼熟——新竹路3号,多说也就20平米,还得塞下一个卫生间,两张白色的大办公桌前后摆放,屋内光线不大好,后面那张桌子终日开着台灯。他去年来过这里,找代理律师薛伟幸聊案子,五六个人围着他,房间就已经满满当当,老赵下不去脚,站在门口等。委托人一人一嘴问案子,每张脸上都是焦灼,薛伟幸并不急躁,一件接一件,解答每个人的疑惑。

事情发生后一个小时,老赵刷到视频,看见“法律维权服务中心”的门店招牌,开始有不祥的预感,再看到关键信息——死者姓薛,他立刻给薛伟幸的同事打了电话。

通话极为简短。老赵问,“是薛律师吗?” 对面停了半天回道,“是”,声音还在颤抖。电话背景音里有个女孩一直在哭,老赵后来猜测,可能是知情者提到的“小何”。事发后,网友“H今天原谅Y了吗”在微博发帖称,“小何”是薛律师的徒弟,目睹了整个案发过程,行凶者进门后直接走到薛伟幸身边开枪,出门,两分钟都不到,小何追出去拍了视频。

电话挂断。老赵开始担心,是不是自己的案子给薛伟幸惹了祸事?几年前村里开始征收土地,老赵和一些村民认为征收程序不合规,“未经村民许可,将土地上的农作物全部挖出,带来数万元损失”,将村委会连同区政府等一系列单位告上法庭。通过熟人介绍,他找到薛伟幸做代理律师。

起诉去年被驳回,薛伟幸继续代理他和村民们的上诉申请。老赵知道这官司不容易,每次薛伟幸从法院回来,脸上总有几分疲惫,但他总安慰村民,“不要慌,我一定给你们办成。” 今年8月,案子正式被省高级法院受理,但薛律师等不到开庭了。

新竹路3号大门紧锁。

阅读下一篇

男子潜入医院女生宿舍偷内衣,保安制止被打晕倒

近日,在博白县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案件,一名男子趁人不注意,在凌晨非法闯入医院实习护士宿舍偷盗女性内衣,被人发现后该男子迅速逃跑,医院一名保安在制止男子逃跑的过程中受伤。 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