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被捕前的生活曝光 最后一条动态耐人寻味(2)

2021-09-18 10:13     中原网

委托律师已将相关手续寄往法院

郭乘希律师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介绍,他们已将委托手续寄到南昌中院。“现在一审法院的审理已经结束,案件还在一个上诉期,案卷没有移交,二审法院(江西高院)也还没有立案,我们把材料寄到南昌中院,请他们在上诉期满后,一并移交江西高院。”

“一审时,劳荣枝没有委托律师,由法院指派律师,现在一审结束了,那么法援律师的辩护权也就终结了,现在仍是案件的上诉期限内,当事人与被告人家属都有权委托辩护律师。在没有委托律师的情况下,二审法院在受理后的三天内才能够为劳荣枝指派法援律师。”贾方义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解释道。

此前,贾方义律师也一直在关注此案,通过一审公开庭审及检察官披露的细节,其初步有了几个辩护观点。比如,他认为,公诉人将劳荣枝和法子英定义为共犯,认为“共同犯罪,结果均摊”,但法律规定的是“共同犯罪,罪责自负”,也就是说,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其他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行为处罚。

贾方义还认为,劳荣枝应该认定为“从犯”。“公诉机关认为,劳荣枝对7名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是明知且放任的,属于故意犯罪,但‘明知且故意’是属于间接故意杀人,相较于法子英的直接故意杀人,劳荣枝的主观恶性更小,应该说是仍属于从犯地位。”

“具体的我们还需要在会见当事人、阅卷后,再形成详细的辩护意见。”贾方义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他认为,劳荣枝案一审量刑偏重,应该是判处死缓或无期徒刑较妥。

疑似劳荣枝被捕前朋友圈曝光

2019年11月28日上午9时许,身负七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一家商场被抓。网传,劳荣枝在这家商场一楼的一家手表专柜上班。

2019年11月30日晚上与12月1日上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两次来到该商场——东百蔡塘广场。

在该广场一楼,只有东侧的扶梯下,一个钟表专柜,专柜的广告灯箱上是某著名手表品牌的商标,但是从柜台展示的货品可以看到,这里售卖多个品牌的手表。柜台里面还有“名表维修中心”字样。

阅读下一篇

5位家长反映学校食堂卫生问题后,竟被刑拘!官方最新回应来了

近日,河北临漳一所中学因食堂卫生问题陷入舆论风波。9月8日开学第二天,学生在学校食堂就餐发现有食物变味,还有学生出现腹痛、呕吐症状,家长知道后将此事在家长微信群中传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