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用菩萨心肠逼死弟弟,成为奸雄之祖,连曹操也急于模仿

2021-09-14 14:20     360kuai

说到历史上的奸雄,一般人都会想到《三国演义》里面的曹操,其实,比三国更早的春秋战国时期,也有个被史学家称为"奸雄" 的人物,他就是春秋时期郑国国君郑庄公。之所以被冠以"奸雄"这个称谓,是源于郑庄公在位期间发生的一件大事。

(郑庄公)

用菩萨心肠逼死弟弟

庄公刚刚即位之初的第一年, 他的母亲武姜因为宠爱庄公的弟弟叔段,请求郑庄公把叔段封到制邑这个地方。由于制邑地势险要,地理位置又极其重要,庄公委婉地拒绝了。武姜于是又提出一个要求,要郑庄公把京邑这个地方封给叔段,京邑这个地方,其实比制邑更好,武姜明摆着是要为叔段出头,不屈不侥的要给叔段要块好地,准备着让叔段以后借宝地发展自己的势力,说不定可以取代郑庄公呢。这样的母亲也太偏心了吧!甚至可以说是用心险恶。

郑庄公呢,却答应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拒绝了母亲,她以后还会继续来缠他。大夫祭仲听闻这件事之后,马上向庄公进谏道:"京邑的面积比都城还要大,将来叔段要是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阴谋反叛,咱们就不好控制了。"庄公于是说了一句经典的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叔段这是自取灭亡。

(武姜)

二十年后,叔段的势力已经十分强大了,打算阴谋发动叛乱,母亲武姜准备为他做内应。母子打算里应外合推翻郑庄公。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庄公对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了然于心,率兵攻伐,叔段一败再败,最后不得已自刎。

故事到此为止,然而对于这一事件, 史学家大多数对郑庄公持批判的态度。比如战国时期公羊高(《春秋公羊传》的作者)尖锐地指出:郑庄公是个大恶人,因为他的母亲想让叔段即位,庄公却把叔段给杀了,有违人伦。南宋理学家吕祖谦对这一事件更是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庄公这是在玩一个钓鱼和捕猎的游戏,自己是钓鱼者和猎人,然后投下诱饵,布设陷阱专门等待叔段上钩。

简单地说,郑庄公是假装菩萨心肠,一再忍让弟弟,然后让弟弟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后,将他杀死。这样,自己得了名,弄死弟弟的目的也达到了。

所以是庄公对不起叔段,并非是叔段对不起庄公。庄公如此做法让天下不宁。从此,郑庄公就被扣上了"奸雄" 的帽子。

(叔段)

后世汉明帝、曹操等人,都急于模仿

郑庄公成了后世很多人学习的榜样。

比如东汉的汉明帝刘庄。刘庄是刘秀的第4子,他即皇帝位之后,9弟刘荆不服,决定造反。刘荆在私底下做了很多小动作,都被刘庄的"暗桩"发现了,"暗桩"告知汉明帝,汉明帝却并不处罚刘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发展到刘荆犯下了不可饶恕之罪而自杀。

许多年以后,曹操在三国争霸中也模仿了郑庄公。比如曹操在处理孔融的事情上,开始,尽管孔融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曹操,曹操却总是二个字:忍让。最后,当孔融所犯之事积累到一定程度,说出来让人们都觉得过分时,曹操便指使人状告他多项罪名,于是曹操处死孔融,并株连其全家。

可见,郑庄公成为了奸雄的模范与前驱。

曹操

到底奸不奸?其实不一定

然而,郑庄公真的是一个奸雄吗?

在处理他与弟弟的问题上,他是不是真的阴险狡诈?

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去分析和研判。

首先,从时间上看。回顾整个历史事件,我们不难看出,叔段从开始谋划到发动叛乱,期间经过了二十多年。这么长的时间,庄公如果有意杀叔段的话,绝对不会等这么久。他实际是在忍,希望弟弟收手。

其次,大臣祭仲和公子吕一再劝诫庄公早日动手,把灾祸消灭在萌芽状态。很多人也认为,把灾祸消灭在萌芽状态,就可以救叔段,是真的吗?要知道,消灭在萌芽状态就要打掉叔段的势力,打掉叔段的势力就要有罪名,罪名只能是谋反,那么,犯了谋反罪的叔段能活着吗?显然不能。所以,叔段死罪难逃,晚一点死当然比早一点死好。

庄公并没有听从大臣的话,可见他也是于心不忍。

(影视中的郑庄公)

再说了,母亲武姜一直为叔段撑腰,他不可能先发制人,也不能不有所顾虑。所以只能是以静制动,等到叔段准备发动叛乱的时候再起兵讨伐,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反观叔段,叔段才是个六亲不认的人。叔段毕竟是郑庄公同父同母的胞弟,为什么要置亲情于不顾,而执意发动叛乱呢?而且,他谋划叛乱这么久,肯定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轨,也知道这个阴谋迟早会败露。他要是聪明一点,再三斟酌,仔细分析下发动叛乱的利弊,多派人去打探庄公那边的动态,进而获得准确的情报,我想他也不会孤注一掷,一条道走到黑。

(郑庄公一家人)

总而言之,个人认为郑庄公的做法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对待弟弟共叔段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而成功讨伐共叔段的叛乱得以让郑国的政局稳定,百姓安宁。由此可见他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一位有远见卓识的国君。算不上一个大恶人,也算不上一个阴险狡诈的奸雄。

对此,大家有何意见?欢迎发表评论。

阅读下一篇

周瑜是东吴的救星,他的儿媳却成了东吴一大“毒瘤”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曹操带领大军北出塞外,远征乌桓国。白狼山下,曹魏大将张辽一骑当先,阵斩乌桓王蹋顿,侵扰中原北疆二百年的乌桓就此衰亡。至此,整个长江以北的中原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