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甘为“汉奸”,百年后终于沉冤得雪

2021-09-27 13:19     360kuai

鸦片战争后,东南沿海出洋谋生者渐多。咸丰八年(1858),中美商订《天津条约》时,美方代表向直隶总督谭廷襄建议在美派遣领事,以便照料侨民,谭以中国"向不遣使国外"为由拒绝。美代表告之中国侨民数已不下数十万,且部分侨民"卒皆富有,似颇有保护价值"。谭曰:"大皇帝抚有万民,区区浪民,飘流海外,何暇计及。大皇帝之富,不可数计,何暇与此类游民计及锱铢?"

但光绪二年(1876),天朝帝国还是前所未有地派出了同"地上的世界"接触的第一位正式代表,这一年郭嵩焘出任英国钦差大臣。但出使之前,朝野上下,一时议论纷纷,郭的家乡湖南更是议论纷纷,妄下雌黄者夥矣。名士王闿运曾编就一联予以讽喻: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在长沙参加乡试的考生在烧毁郭修复的玉泉山林寺后,还扬言要捣毁其住宅,开除其湘籍。老友刘坤一质问他:"何以面目归湖南?更何以对天下后世?"当时曾流传一幅诋毁他的对联:"行伪而坚,言伪而辩,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此处的"鬼"指的是外国人。湘人描述湘之闭塞与仇洋,皮锡瑞《师伏堂未刊日记》云:"都邑之士,颇闻时事,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言西人富强,则摇首不信;言西国文明,更拊心若疑;闻保种、保教之言,以为过虑;闻瓜分中华之说,以为讹言。"张翼云《论湖南风气尚未进于文明》云:"乡里人乍见新政,即传为洋人来,当努力击之。语以化学、电学、光学诸端,掩耳疾走,俨尘垢之污人。"

奉使英伦前,郭嵩焘求随员十余人,竟无有应者。某君之随使泰西,往辞祁文恪,文恪叹曰:"你好好一世家子,何为亦入洋务?甚不可解。"及随星使出都,沿途州县迎送者曰:"此算甚么钦差,直是一群汉奸耳。"归国后郭嵩焘曾回湖南老家,据清人所撰《名人轶事》载:"郭嵩焘尝奉使泰西,颇知彼中风土,以新学家自命。还朝后,缘事请假,返湘中原籍。时内河轮船犹未通行,郭乘小轮回湘。湘人见而大哗,谓郭沾染洋人习气,大集明伦堂,声罪致讨,并焚其轮。郭噤不敢问。观此可见当时内地风气未开之怪象也。"

英法联军以更换条约为名进逼北京时,"郭筠仙(嵩焘)尝以编修参僧格林沁军幕,拒英法联军于天津。僧王密询战守方略,郭对以外人志在通商,但当讲求应付之方,不当称名与战。海防无功可言,无效可纪,不如其已。王默然。及北塘溃败,乃服郭公之言为有识。"郭又尝与僧王言:"制敌之策,惟在狙击,然欲击之,必先自循理,循理而胜,保无后患,即败亦不至有悔。"僧王终不能用,败后尝语人:"朝官惟郭翰林爱我,能进逆耳之言。我愧无以对之,使早从其言,何至此败?"(见易宗夔《新世说》)

阅读下一篇

此大将打得过匈奴,功盖过霍去病,提起名字却没几个人知道!

中国漫长历史中,各朝各代都有能力非常出众的大将,比如很多影视剧、书本中提到的卫青、霍去病、项羽、孙膑、岳飞等,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他们传奇一生我们都或多或少了解过,但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