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调休引争论,吴必虎:多增加一天假期,社会承担得起这个成本(3)

2021-05-01 10:30     中国新闻周刊

另外,国内的南北方差异比较大,由中央政府统一规定,可能不符合国内的地理环境。其实除了春节和国庆这种带有政治意义的节日可以统一放外,其他的节日可以授权地方政府来自己设定一部分,比如南方特别热的时候可以放点假,北方特别冷的时候可以放点假,北方放假南方不放假的时候,可以给南方带来旅游收入,南方反之。这样也有利于区域经济的发展。

放假的“分而治之”

中国新闻周刊:当前公众对调休这件事反响这么大,跟当前年轻人工作强度较大有没有关系?

吴必虎:现在年轻人996、007,其实工作时间还是蛮长的,这个往前、往后各调一天,对于上班族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但是同时要注意到,后城市化时代,特别是信息化和机械化之后,只有一部分人需要工作,工作的人劳动强度很大,特别紧张,但是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现在农业和工业中很多都是机器工作,所以五一前后的连续调休,是整个就业人口中一部分人的情况,所以我认为对他们来说,不要调这两天的休息日,多增加一天,社会是承担得起这个成本的。

以后的社会,工作和度假的界限会模糊。对找不到工作的人来说,需要通过旅游业来给他们创造就业机会,上班的人则要给他们增加点假期,这个社会是要分而治之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怎么看近年来民众对国内旅游业的一些反馈?

吴必虎:当前国内旅游业供给不足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疫情或者国际形势,会导致今后国内经济以内循环为主、双循环并举,会有一大批人在国内度假和购物。但我们国家旅游发展从1978年之后经历改革开放40年,主要是观光旅游,实际上中国人为什么愿意去韩国、北海道、巴厘岛,是因为这些地方的度假旅游体验确实在性价比上要比国内高。

中国在这方面要加强供给侧改变,第一国有景区的门票必须降下来。实际上这些年国务院和发改委一直在推动,但是地方政府不积极,因为地方政府要指着这个赚钱,所以我们也在建议将国有景点进行特许经营。

第二度假产品要增加,十四五和2035的远景目标建议中,已经规划要建一批国际级、世界级的度假区,建一批国家级的旅游休闲城市。如果不把度假产品做出来,大家五一的时候想在一个地方好好住几天,时间都用在路上了,好的度假场所又人满为患,很差的地方又没人去,这就是供需不平衡。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国内旅游业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吴必虎:体制要改革,如果好的景区都是国有经营的,它的服务质量、效率会上不去,在这方面我们一定要推进特许经营。

中国新闻周刊:从文化层面来讲,近日来的热烈讨论和近年来公众对假期的日渐看重有没有关系?

吴必虎:度假是一个文化的问题,发达国家对假期就非常看重,周末加班他们是非常抵触的。这个文化的形成有个过程,韩国和日本也是东亚文化,过去也是很拼的,后来现代化以后,一些韩国人和日本人对假期也是非常重视的。这就要求我们的为政者,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尊重老百姓,保障休假的权利,灵活、分治、增加假日供给不会给经济和政治带来负面影响。

阅读下一篇

交往5年被劈腿,女子婚礼复仇,拿水怒泼新郎

婚礼上找前任通常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近日在国外有名正妹女歌手在前男友的婚礼上表演,而她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演唱一首对感情不忠的歌曲,还拿水怒泼新郎。此视频在抖音(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