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医大奸杀案侦破:借助电视剧的播放时间倒推出大致的作案时间(5)

2020-12-10 13:55     中国长安网

此人正是麻某钢。

当时教学楼五层是电化教室,两人担心是来偷贵重设备或零件的,赶紧从楼内两侧楼梯下去包抄,但却扑了个空。

“我先上个厕所。”

一间间教室巡视过来,没有发现异常。其中一个队员拿着手电筒想上卫生间,谁知迎面碰上了麻某钢往外走,他刚刚把手上的泥洗去。

保卫队队员看到对方脸上手上都沾着水,刚洗过的样子,立刻警惕了起来。

“你是干什么的?”

麻某钢没回答就冲了出来,结果和走在后面的队员撞了个满怀。

错身的时候,他一把抓住麻某钢的右臂,麻某钢甩开手,拔腿就向南跑。

有问题,追!

但两名队员都已经三四十,哪里追得上二十几的小伙子。麻某钢顺着楼道,跑到南边一个没有玻璃的门洞时,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然后只听“扑通”一声,人从学校东南角一米多高的围墙翻了出去,消失了。

后来,警方破案的所有线索就来自于这些支离破碎的线头:

▼根据二人的记忆,公安部门请来全国的画师,为嫌疑人画像。

▼“他穿了双新雨鞋,‘啪嗒啪嗒’作响,在雨夜的灯光下反着光。”保卫队队员注意到这双鞋。警方根据现场散乱的脚印,作案时的负重情况,最终确定出了嫌疑人的脚印和所穿胶鞋的款式。

▼根据法医检测,现场提取到物证中的犯罪嫌疑人血型为B型。

图片

在作案现场确认的嫌疑人脚印,南京警方供图

因此,B型血、一张画像、胶鞋鞋印,就是警方当年排查时仅有的依据。

“最初的技术有限,甄别方法大致就是看是否是B型血,然后通过有没有作案时间排除。”从1993年开始参与调查此案的法医荣玉山感慨。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