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儿一孙惨死猎枪枪口下 78岁老太拾荒追凶12年 索赔125万

2020-11-28 09:33     华商网

(原标题:两儿一孙惨死猎枪枪口下,78岁老太拾荒追凶,12年后主犯终落网,她索赔125万)

因为田地承包纠纷两儿一孙在光天化日之下惨死猎枪枪口,河南驻马店78岁老太常桂香拾荒为儿孙追凶,12年主犯终落网。

11月27日,华商报记者从常桂香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周兆成律师处证实,河南省高院当日在泌阳县法院对主犯马某付涉嫌杀人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诉讼代理人认为本案中被害人不存在过错,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应由被告人马某付全额赔偿,当庭提出125万余元民事赔偿。

今年8月,驻马店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某付死刑后,被害人家属就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提起上诉。被害人全家此前曾表示不要一分钱赔偿,但是此次二审明确提出索赔125万余元。

11月27日,河南高院在泌阳县法院对马某付涉嫌杀人案进行二审开,代理人周兆成和常桂香家人参加庭审

发誓为惨死儿孙讨公道

“他杀了我们高家太多人”,要亲眼看凶手伏法

一杆猎枪,3条人命,12年拾荒申诉为儿孙追凶,这几乎成了常桂香老人晚年生活的全部。“在我有生之年,我要亲眼看到杀人凶手伏法……”78岁老人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咽不下心中的恶气,一再叨念着“他杀了我们高家太多人。”老人说她奔波申诉只为一个目的,发誓一定要为惨死的儿孙讨回公道。

常桂香回忆,2007年2月24日,因为村里荒地承包纠纷,41岁二儿子高某录、32岁四儿子高某立和19岁大孙子高某,被村民马某谦的大儿子、当年35岁的马某付持猎枪打死。

“马家当时5个人是骑着摩托来的。”常桂香的二孙子高先生回忆,当天上午10点,马某谦带领大儿子马某付、二儿子马某贵、二女婿闫某政和小女婿李某忠,携带一支单管猎枪和铁锨赶到案发现场,马某付从马某谦手中夺过猎枪,朝天鸣放一枪后分别向高某录、高某和高某立开枪,整个枪击过程持续了5分钟。

“他(马某付)第一枪打的是我哥哥高某,高某中枪后爬起来喊我快跑,紧接着就被马某付残忍地补射了一枪,两枪都打在胸腹。”

高先生表示:“这时候我二叔(高某录)赶过来,对他(马某付)说:‘有什么话咱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能开枪打人’?但话音未落,马某付就又朝我二叔开了一枪,打在左胸。”

高先生回忆,“我小叔高某立当时如果跑进树林,马某付就瞄不到了,但就在他快跑到树林前时,马某贵和闫某政去前面用铁锨拦住,不让我小叔往里跑,马某付端着枪半蹲姿势开枪,从后背贯穿打到前面。”

“当时,我害怕地跑到母亲身边,抱着她的腿。看到马某付踢了我小叔高某立一下,确认他死了之后,向我走来,踩着我的头,把枪口顶着我的脑门。”高先生表示,当时在场的小姑父赶紧劝阻,“别再打了,不然人都死了。”马家5个人这才骑摩托扬长而去。

一杆猎枪3条人命变世仇

案发后警方缴获尚未用完的3颗猎枪子弹

2011年9月,马某谦的二儿子马某贵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马某谦的大女婿闫某政和小女婿李某忠均获刑11年,法院判决赔偿被害人家属30余万元。

2013年1月,驻马店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某谦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2013年9月,河南省高院维持原判。

2019年9月13日,泌阳警方在广东东莞市大岭山镇租住屋内抓获隐姓埋名、躲藏在此的逃犯马某付。马某付归案后对持猎枪杀死3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常桂香万分痛苦地回忆,高家当时3个壮劳力惨死枪口下,就在案发一个月后,她69岁的老伴连气带病,也撒手人寰。

“当时我小姑父的舅是马某谦,但后来因为这个枪案,我小姑他俩也离婚了。”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这起枪案,让沾亲带故的高家和马家彻底变成世仇。

马某付当年作案使用的这把单管猎枪,枪号949869,是2003年为泌阳县狩猎区部分群众统一配发的防兽枪支。案发后,警方缴获尚未用完的猎枪子弹3颗。

2011年泌阳县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显示,泌阳县公安局2002年9月2日给马某谦颁发单管猎枪持枪证,2006年11月13日换证。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