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时代告诉我们一个能够忍所不能忍的人,必定能够为所不能为!

2021-02-22 15:57     360kuai

一个能够忍所不能忍的人,必定能够为所不能为,这就是真理!永徽四年初,朝廷里发生了一件谋逆案,这是事后朝廷的定性,至于是不是真的谋逆案,这可就是个历史之谜了。  高阳公主--这位让人说不完道不尽的女子,无论别人怎么看她,我对她都是同情多于谴责,其实公主不过是件礼物罢了,是皇帝们赏赐给功臣的一件礼品,对一位女人最生要的婚姻问题无论高阳公主本人是什么态度她都得服从,据说是唐太宗很喜欢她(不过我倒想问小李:你真的喜欢这个女儿吗?为什么不能够选择一个她能够接受的男人,而是随便将她丢给一个她非常讨厌的男人,作为父亲你真的考虑过她的感受?假如让你本人去睡一个看上去都恶心女人你又作何感觉?)她不喜欢父皇给她选择的驸马---功臣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于是乎恋上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和尚辩机,不幸这事败露以后,唐太宗可以容忍自己上了弟媳妇的床,可以霸占堂兄弟的姬妾,却对女儿的婚外情勃然大怒(典型的两个标准,如果你能够容忍自己失德,就应该容忍女儿的婚外情,人家的老公都主动配合,你这个老泰山管什么闲事,又没睡你老婆,发个什么怒?一个人自身德行无亏才有资格指责别人,自己德行有亏还指责人家,不免有伪君子假道学之嫌),竟然用腰斩的酷刑处死了辩机,从此高阳公主对父亲就非常痛恨,就算你真的要处死辩机,为什么不让他死得痛快点,而要用上这种连谋逆大罪都不轻易用的酷刑,父亲啊父亲你太自私了,太无情了!据说李世民从此不愿意见高阳,事实上高阳也不愿意见父亲,到唐太宗死都没有流泪。

高阳公主不知道为什么始终看不惯房遗爱的兄长房遗直,千方百计要将他打下去,房玄龄死后,两兄弟又因为争财产的事情闹得不和,结果朝廷各打一板,双方都受到了处罚,高阳公主实在恨不下这口气,就诬告房遗直对她无礼,房遗直忍无可忍,上书高阳公主和房遗爱谋反,高宗命令长孙无忌调查,结果把高宗的叔父荆王元景,高宗的异母兄吴王李恪,以及高宗的姑母丹阳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薛万彻及高宗的另一个姐姐巴陵公主及其驸马柴令武----他的母亲是大名鼎鼎的女帅平阳公主,所以他既是巴陵公主的丈夫,也是巴陵公主的表哥----统统牵连进去,其实我认为几个人不过是聚在一起发些牢骚而已,要谋反就得有军队和行动计划,可是这些都没有,谋什么反?  房遗爱实在是个窝囊废,难怪高阳公主不喜欢他,他那种男人如果也有女人喜欢,只能够说这女人的眼界和老鼠同一档次。他一被抓,明明没有的事情,他立即就承认,他发现无忌不会饶了他,居然丧心病狂地要把与此事毫无关系的吴王李恪牵连进来,希望靠出卖别人来保全自己,谁知道吴王李恪倒是牵连进来了,多了一个牺牲品,但房遗爱仍然被押赴刑场,执行斩决。长孙无忌早就想借故除去有才华名望的吴王李恪,房遗爱送上了这个机会,他怎么还能放过吴王?最后荆王元景,吴王李恪,巴陵公主,高阳公主被勒令自尽,薛万彻(丹阳公主早死),柴令武,房遗爱三个驸马都被送上刑场处死。吴王李恪自杀前,诅咒长孙无忌及无忌一族全灭,时年三十五岁。不知道吴王认不认识武曌,他大概没有想到,正是这位当时在后宫角落里默默观察这一切的女人替他完成了这个诅咒!  高宗曾经哭着向长孙无忌为他的叔父哥哥姐妹们求情,大臣们在长孙无忌的授意之下用大义的名份替长孙无忌掩盖私心,说得冠冕堂皇,让高宗无话可说,一个大臣,虽然是皇帝的舅父,可是胆敢要挟皇帝,轻易处决皇帝的叔父兄弟姐妹,这种大臣是不是太可怕了?难道高宗就没有一点不安?  武曌在后宫的角落里静静地观察这一切,聪明的她,再一次明白了长孙无忌的权势有多么大,皇帝的手足之亲他都可以轻易除去,象自己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他要除去岂不是更加易如反掌?和他挑战,现在自己还没有这个能量,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抓紧高宗,幸好这时武曌又怀孕了,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份本钱,必须珍惜才是。

大约在永徽四年底或者五年初,武曌生下了一个女儿,在这位小公主身上,发生了一件到现在也说不清楚的事情。这位小公主满月不久,竟然在王皇后一次礼节性的看望之后神秘死去,有关她的死因,在记录唐朝历史的四本史书上提出了全然不同的两种说法。  时间上成书最早的《旧唐书》只在本纪部分的史臣曰中突然冒出一句:振喉绝襁褓之儿。在其它地方都没有说,给人一种打马虎眼的感觉,你去猜吧!  时间上成书第二的《唐会要》的说法要清楚得多,是这样的:俄诬王皇后与母柳氏求厌胜之朮,昭仪所生女暴卒,又奏王皇后杀之,上遂有废立之意。言下之意是说,王皇后先被诬厌胜之朮,凑巧昭仪所生之女又暴卒(明文说法是:死因不明),昭仪就顺势上奏说是王皇后杀死的,高宗才开始有了废皇后的意思。这里,明白无误地说武曌的女儿只是暴卒,绝非武曌所害,精明的武曌只是利用了这个不幸。-----这是唯一的全力反对武曌杀女的正史记载!  时间上成书第三的《新唐书》摇身一变,不仅了情况说明,还有了细节通报:昭仪生女,后来顾弄,去,昭仪潜毙儿衾下,伺帝至,阳为欢言,发衾视儿,死矣。又惊问左右,皆曰:"后适来。"昭仪即悲涕,帝不能察,怒曰:"后杀吾女,往与妃相谗媢,今又尔邪!"由是昭仪得入其訾,后无以自解,而帝愈信爱,始有废后意。  时间上成书第四的《资治通鉴》报导得更加详细,差不多被人看成了报告文学,其文如下:昭仪生女,后怜而弄之,后出,昭仪潜扼杀之,覆之以被(连动作都有)。上至,昭仪阳为欢笑,发被观之,女已死矣,即惊啼。问左右,左右皆曰:"皇后适来此。"上大怒曰:"后杀吾女!"  我有四个问题请教欧阳修先生宋祁先生司马光先生,第一,如果武曌真的能够在不被任何人看到的情况下杀了女儿,这么秘密的事情武曌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那么史家又怎么能够写得这么详细呢,连细节都知道,难道欧阳修先生宋祁先生还有可敬的司马光先生你们仨在旁边亲眼看着吗?是拿着摄像机在旁边作了摄像?唐朝三百年没有任何人(包括她的政敌们)质疑过武曌女儿的死因,请问三百年之后的你们是怎样穿越时空,知道了前人都无法知道的事情呢?宫闱事秘,事所难知,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好了,直截了当地写出来,没人怪你,魏收这个人写《魏书》固然有许多让人弊病的地方,但他在对那些史家无从知晓的事情的处理上值得称道,北魏孝文帝亲自审理他红杏出墙的妻子幽皇后冯润的过程,魏收就清楚地说:事隐,人莫得知。我也不知道。你瞧瞧,多么负责的写史态度啊,魏收虽然让人指责的地方很多,但这种地方就是值得称道,优点就是优点,不能够因为人家缺点多就把优点一笔抹杀吧!干嘛不学学这位史家呢?

阅读下一篇

趁大唐衰落 , 外国援军趁火打劫 , 成为唐朝不愿面对的历史 。

唐朝在几代国君的治理之下 ,成为当时世界首屈一指的国家 ,但唐的衰落也同样无法避免 。由于唐朝重视商业 ,长安、洛阳、广州、等城市都是对外窗口 ,每年都有诸多国家的商人到此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