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万人辞职,已持续一周事态仍在加剧,韩国医生罢工为何愈演愈烈?

2024-02-28 13:16     中国新闻周刊

超万人辞职,韩国医生罢工为何愈演愈烈?

韩国医生的大规模罢工已持续了一周,但事态仍在加剧。

罢工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时间2月25日下午两点,韩国最大的医生行业组织大韩医师协会(KMA)紧急对策委员会在首尔召开了扩大代表会议,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区的医学会负责人来到现场,手举抗议标语,神情严肃,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大声地说:"情况紧急,我们要为下周可能发生的任何事做好准备。"

会议结束后,下午五点起,全国的医生代表们排着长长的队开始游行,紧急对策委员会称,与近几年举行的历次集会相比,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次。

医生们的愤怒,指向的是政府2月6日提出的医学院扩招计划:从2025年起,全国范围内的医学院每年将扩招2000人,从现行3058人增至5058名学生,增幅达65%,持续五年,也就是说,韩国医院里将共计多出1万名医生。政府给出的理由是,随着韩国社会老龄化程度加深,医生缺口也会变大,必须未雨绸缪。多数医生不认同这一逻辑,他们认为,韩国医疗系统的根本顽疾是资源分布极度不均带来的结构性短缺。

为了逼政府撤回计划,韩国第一批住院医师2月19日递交了辞职信,现在,大范围的"辞职潮"已蔓延到专科医生。韩国中央灾害安全对策本部统计了韩国100家主要医院后发现,截至2月23日晚,已有超八成的住院医师辞职,超过万人。

2月23日,韩国政府将医疗危机警报级别从"警戒"上调至最高级"严重",这在韩国历史上尚属首次。当地时间2月27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就近期韩国愈演愈烈的医生辞职事件进行表态,他表示,绝不就医疗改革问题进行谈判,相关改革不容妥协。韩国保健福祉部27日称,即日起调整护士业务范围,承担部分医生业务。有专家认为,进入三月,韩国可能陷入真正的医疗危机。

韩国到底缺不缺医生?

凌晨两点,遭遇严重车祸的前《守望先锋》职业游戏选手、韩国网络主播Jehong被送进一家医院的急诊室,但他绝望地发现,现场没有值班医生。随后,Jehong紧急呼叫了约二三十家医院,得到的都是同一个回复"没有医生",直到八小时后,他才最终进入手术室,此时已经是21日上午10点,如果再晚点,很可能就危及性命。这是韩国医生罢工的第二天。

就在Jehong进入手术室12个小时后,韩国保健福祉部的数据显示,在100家医院中,共有9275名住院医师辞职,占该群体的74.4%,其中8024人已经离岗。首批罢工者主要来自首尔"五大"综合医院,包括首尔大学医院、Severance医院、三星首尔医院、首尔峨山医院和首尔圣母医院,此后一些地方大型医院如釜山大学医院、全南大学医院等也陆续加入,"辞职潮"辐射范围逐渐扩大。

韩国医院的人员构成比较畸形,过分依赖住院医师是常年被诟病的一点。一名韩国医学生的漫长求学生涯共有六年,前两年为预科,后四年为本科,到大三时,就要开始在医院实习并准备医师资格考试,通过后即可进入医院,先做1年的实习医生,再当3~4年的住院医师,这是每个医学生成为专科医生前的必经之路。

根据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统计,"五大"医院的住院医师在医生总数中的占比均为40%上下。大韩医师协会作过一个调查,发现住院医师每周工作时间高达80小时,比多数医生多近30小时,但另一方面,他们的月平均工资又远远低于普通专科医生。因此,这也是为何每次韩国医生罢工,都从住院医师开始,关键一线医疗人员的率先离场,给政府施加很大压力,但也同时带来一个恶果:医疗秩序的快速崩塌。

Jehong还算幸运。2月23日,一名80多岁妇女在心脏骤停后先后辗转至七家医院都不被接收,最终死亡,这不是本次罢工过程中第一例因延误救治而死亡的案例。在大田市,救护车转运时间已被拉长至2小时,大田市消防本部称,20日至25日,共发生了23起救护车转运延误事件,在釜山,同期也发生了42起延误事件。

医学界和政府关于扩招背后的矛盾焦点是:韩国到底缺不缺医生?尹锡悦政府认为,人口老龄化会带来医疗需求大幅上升。韩国保健福祉部第二副部长朴敏洙22日表示,根据预测,到2035年,韩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将比现在增加70%,相应地,住院天数、门诊天数将分别增加45%、13%。根据韩国健康与社会事务研究所的估算,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预计到2035年,韩国将面临 1.5万名医生缺口。

另一项常被政府引用的数据是:经合组织(OECD)2023年11月发布的报告称,一方面,韩国每千人仅拥有2.6名医生,低于成员国3.7名的平均水平,在发达国家中垫底;但另一方面,韩国年度人均门诊就诊次数为15.7次,却能在成员国中排到第一,二者间形成很大反差,凸显医疗供需间的矛盾。因此,每年扩招2000人是"根据医疗供需预测确定的最低数量,不是政府谈判的数字",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曹圭弘23日在一档新闻节目中这样强调。

大韩医师协会紧急对策委员会媒体公关委员会委员长、医协前会长朱秀虎对记者说,政府引用了OECD数据,称韩国每千人拥有的医生少,但韩国和其他OECD国家的医疗制度本就不同,很多OECD成员国的医生相当于"公务员",领取国家给予的薪水,工作强度也较低,而韩国以私立医院为主,医生是多劳多得,为了赚钱需要工作很长时间。"因此,我们认为单纯这样比较是无意义的。"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