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博:除了冻结俄寡头资产,“中立国”瑞士还有过不少骚操作(8)

2022-03-31 08:00     观察者网

根据这份协议,参与各国将会循行同一套标准,即CRS。首先由一国金融机构调查识别另一国税收居民个人和企业在该机构开设的账户,按年向金融机构所在国主管部门报送账户持有人的个人金融涉税信息;接下来,该国税务主管当局与账户持有人的居民国税务主管当局开展信息交换,目的是为各国及地区进行跨境税源监管提供信息支持。

简单来说,某国巨富公民Jack如果将其部分收入存入其瑞士的离岸金融账户,则瑞士银行会通过政府间渠道,自动将其个人信息和账户信息交换给某国的税务机关,以作为征税时的参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台湾省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体系中。

同时,对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瑞士也在积极打击金融洗钱犯罪,以证明自己的监管尽职,避免受到一些国家的主动制裁或者巨额罚款,比如美国。2008年,台湾当局的前领导人陈水扁的特别机要案,就因为瑞士联邦检察署主动冻结其家族在瑞士数个银行超过1亿美元的秘密资产,并主动将账户信息共享给台湾的司法部门,从而达成突破。

但是在另一面,瑞士依旧在试图维系其保密银行业务,特别是针对弱小的第三世界国家。比如,瑞士在谈论共同报告标准时强调互惠原则,但实际上在游说经合组织试图阻止与发展中国家的自动交换时,一直在使用这一精妙的借口搪塞。

许多急需对其精英阶层藏匿在瑞士的资金进行征税的国家,没有办法按照互惠交换所需的标准收集税务信息,而且即使他们有,许多瑞士公民也不太可能把钱放在这些司法管辖区,因此瑞士可以说这不够"互惠"。

2017年9月,右翼的瑞士人民党试图阻止与发展中国家的信息交流,他们推动议会投票,要求一些新兴经济体在从瑞士接收其公民的税务信息之前必须满足特定的反腐败标准,并对每个国家都进行了投票,包括印度、巴西、中国、印度尼西亚、哥伦比亚、墨西哥、阿根廷、南非和阿联酋。最后除了沙特阿拉伯之外,其他国家的投票都通过了。而其他发展中国家必须等待,直到他们能够"对等",才允许他们加入共同报告标准。

尾声

可以看到,在美欧等强大主权国家的各种金融法律的施压下,瑞士已经对这些国家放弃或者部分放弃了对客户的绝对保密义务。

如电影《华尔街之狼》里那样,美国富豪把成捆的美元偷偷存到瑞士银行账户里的故事基本成为历史;

但是,对那些"够不着"瑞士的国家来说,如果你是这些国家的"富裕公民",那恭喜你,你将可以继续享受瑞士秘密银行业的服务。

当然,到了2022年,这个结论要修正一下:在享受瑞士秘密银行业服务的时候,记得祈祷西方政府不要对你的国家发动制裁。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