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野蛮:中国的奥运健儿成了西方的“人权工具”?(4)

2021-12-17 08:00     观察者网

西方国家知道,他们不得不对中国说三道四,因为中国没有西方式的民主政府,尽管与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相比,它在经济上要成功得多,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经济仍在增长;与大多数西方国家相比,中国政府获得了民众极高的认可,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人民并不信任他们的政府;在安全方面,尽管有大量少数民族民众居住在中国,但他们与主体民族和谐共处,所以中国近年来没有发生极端事件和恐怖袭击,而西方国家根本无法应对穆斯林带来的压力……

所有这些都给西方自称的普世价值理论带来了压力,如果西方人民意识到中国更好,他们自己的政权将处于危险之中。因此,宣传机器需要尽可能将中国描绘成邪恶和危险的样子,让西方人害怕中国,并为有美国这样的国家能够保护他们免受中国的伤害而感到高兴。

美国人上一次决定抵制奥运会是在1980年,当时奥运会在莫斯科举行,美国当时宣称会将所有运动员从莫斯科撤出,以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然而,今天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也不相信今天世界上任何西方国家愿意真正抵制奥运会。1980年,一名不得不错过莫斯科奥运会的运动员说,如果说1980年的抵制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它教会了我们什么不该做。

将所谓“人权问题”与“抵制北京冬奥会”相结合的议题到处可见

尽管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喜欢宣称人权和民主是最重要的,但实际上更重要的是金钱。奥运赞助商、电视转播权、营销交易……全球化时代,奥运会涉及的经贸往来如此之多,我并不觉得西方愿意错过。政客们去不去北京,真的不重要,实际上只是一个无用的姿态,人们很快就会忘记。当然,出于防疫的考虑,这或许也不是坏事。

另外说一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参与抵制的做法甚至不值得在意。因为如果没有美国,这些国家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对于所谓的中国人权问题不甚关心,直到看到美国说“外交抵制”之后,他们才上了同一艘船。说实在,这种举动只会让他们看起来像美国的“跟班”,而不是他们希望被世人视作的“人权保护者”。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