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典历|相如文墨阿娇泪(3)

2024-03-08 12:22     360kuai

但是,就历史细节而言,本文却总有一些让人疑窦丛生之处。

第一,赋文序言写道:"孝武皇帝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孝武"是汉武帝的谥号,是汉武帝去世后才有的称谓,司马相如离世在汉武帝之前,他不可能得知这一称谓,所以,序言的这个表述肯定不出于司马相如之手。

第二,赋文序言说:"相如为文以悟主上,陈皇后复得亲幸。"似乎《长门赋》写成后,真的感动了汉武帝,陈阿娇因此而重新得到了宠幸。这不符合历史实际,因为陈阿娇被废居长门宫,直至被废掉皇后的地位,其间再也没有得到宠幸。

第三,让司马相如写赋以感动汉武帝,这其实已经是干预了帝王家事,这在古代是非常忌讳的事。帝王的家事往往会牵扯到朝臣与政争,是是非非间,往往会影响到国家大政,所以,皇帝在处理家事时,特别忌讳受人拨弄和影响。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汉景帝处死了建议立栗姬为皇后的"大行",说:"是而所宜言耶!"(《史记·外戚世家》)这是你该说的话吗?这是你该管的事吗?由此推理,司马相如也没胆量去为陈阿娇写文章买好。

第四,有人提出,赋文中言陈阿娇登兰台遥望,览曲台央央,"登兰台而遥望兮,神恍恍而外淫""抚柱楣以从容兮,览曲台之央央"。兰台、曲台是洛阳宫中的藏书、校书之地,长安没有兰台、曲台,由此进而否定本文的写作主旨。这个证据不够坚定,因为现在无法考订长门宫中是否也有兰台、曲台,姑且算是一个争议点吧。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