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身无分文:法院曝光ofo无可执行财产,用户押金怎么退?

2019-06-19 09:14     中国证券报

原标题:小黄车身无分文:法院曝光ofo无可执行财产,用户押金怎么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中国证券报 张兴旺

ofo小黄车没钱了?!

6月1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将小黄车的“家产”曝光了。

执行裁定书显示,ofo小黄车供应商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申请执行标的2.498亿元。

但出乎意料的是,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向法院报告称: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买卖合同纠纷

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津民初35号民事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因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2019)津执2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由本院(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同)执行,本院于2019年4月16日立案执行,申请执行标的为人民币249,821,023.90元。

2018年11月4日,中证君曾前往位于天津市东丽区的富士达厂区探访。当时,中证君一进入厂区,就看到大量青桔单车、小蓝单车。中证君走访厂区,并未找到小黄车的踪影。

当时,一位富士达员工对中证君表示:“ofo刚开始生产两个月就没有(生产)了,当时就生产一批,造了大概15万(辆),忙了一阵子。但2017年上半年就不生产小黄车了,2018年压根没有(生产小黄车)。”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