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亲生女儿做人体实验,斩获诺奖却被国家拒收

2019-08-24 01:06     搜狐

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人类在与疾病的抗争中很难取得胜利,而死亡总是比治愈先一步到来,而人类医学的发展和反抗从未停止。

一位医学教授把一种工业染料用成了抗菌药,竟然一举拯救了原本面临截肢厄运的女儿,就连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儿子也受到恩惠。

谁能想到,这史上第一种商业化的抗菌药,竟是这位教授用亲生女儿做人体实验试出来的?而他本人凭实力斩获的诺贝尔奖,却被国家官方拒收。

疾患肆虐而医疗水平落后的战乱时期,如果不幸被细菌侵染,大概率也就意味着死亡,即使最初只是不小心划伤了个小伤口。一位名叫格哈德·杜马克的德国病理学家,他也曾目睹过许多类似的病例。而最亲近的一位病人,是他年仅三岁的女儿。

1932年,在一次打针过程中,他的女儿被未经消毒的针头严重感染,链球菌侵染入体内。随后,伤口开始发炎恶化,年幼的女儿高烧不断。而当时青霉素刚发现不久,还没发展到能用于临床治疗的地步。

于是主治医师告诉杜马克,要想保住他女儿的性命,就需要接受截肢手术,截去她因为感染上链球菌而发炎肿胀的手。

他用亲生女儿做人体实验,斩获诺奖却被国家拒收

格哈德·杜马克

眼看女儿病情危急,又不忍心让女儿年纪轻轻就此截肢,同属于医学领域的杜马克能做些什么吗?其实当时杜马克正在研究的项目,恰好就针对细菌感染疾病。

他当时是法本公司的拜耳实验室工作,这是当时欧洲最大的化学公司。而杜马克的工作,则是从染料中寻找具有抗菌特性的物质,研发出抗菌药物。

染料能治病?还有一个实验室的人专门研究怎么用染料治病?没错,这就是当时拜耳实验室正在做的事。要考究起来,如今大名鼎鼎的制药及化工跨国公司,最初是以颜料公司起家的,两位创始人是一位商人和一位颜料大师,和医学可谓是牛头不对马嘴。后来转向医疗药品方向,也是依赖于一个惊喜的发现。

1856年,有科学家发现,一种紫色染料竟然可以穿透细菌的外壳,让细菌也染上紫色。后来也有人发现,一些合成染料能抑制细菌的生长。看似完全没有关联的两个领域因为化学品与细菌的关系打通了隔墙,于是1925年,拜耳和其他公司合并为法本公司,摇身一变成为化学制药公司。

他用亲生女儿做人体实验,斩获诺奖却被国家拒收

杜马克作为其中的一位研究者,其实已经尝试过上千种染料,却都只落得失败告终。这时女儿突如其来的危急病情更是加剧了杜马克工作中的压力,他迫不及待想要找出一种有效的抗菌药物。

阅读下一篇

美国花滑名帅终身禁赛 涉嫌猥亵未成年男童

美国著名花样滑冰教练理查德•卡拉汉(Richard Callaghan)因涉嫌性行为不端,被判终身禁赛,卡拉汉曾带领塔拉•利平斯基(Tara Lipinski)夺得1998年奥运会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