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疑凶杜少平的江湖:冲冷水、泼硫酸、刀钻膝盖

2019-06-25 03:31     搜狐

原标题:“操场埋尸”案疑凶杜少平的江湖:冲冷水、泼硫酸、刀钻膝盖

四台挖掘机连续挖了两天,一具遗骸出现在湖南新晃一中的操场下面。

在新华社记者的描述中,这具遗骸的皮肤组织已不复存在,身上的衣服从内至外分别是衬衣、毛衣、带纽扣的棉衣外套,还能看得出衣服上的标签。

16年前,53岁的一中教职工邓世平早上8点去上班,之后就消失了。家人记得,那一天是2003年元月22日,正是穿冬衣的时候。

2019年4月,新晃警方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发现涉黑团伙成员杜少平与2003年新晃一中教职工邓世平失踪案有重大关联。

当年,邓世平在一中负责工程质量监督工作,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承包了学校400米跑道工程。家人一直怀疑,邓世平因质疑工程款贪腐和工程质量问题,得罪了杜少平,其子女在举报材料中称,工地附近一户人家听到杜少平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邓世平不是第一个得罪杜少平的人,也不是杜少平第一个扬言要搞死的人。在这座湘西小城,杜少平被手下马仔称为“杜总”,他放高利贷,朝女人泼硫酸,殴打银行职员。他自称“公安、政府、法院,都有熟人”,甚至公开宣称,“老子干一个人都没有证据的”。直到借贷人报案,称其在房贷过程中,采用非法拘禁等手段“逼债”。2019年4月,杜少平被抓捕,审讯期间,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供认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

6月23日晚,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DNA鉴定结果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遗骸,为2003年失踪的新晃一中教职工邓世平。

“案件算是明朗了,确定是我哥哥的亡灵,接下来,希望政府部门,加快查案进度,打掉原来这种保护伞。”邓世平弟弟邓晃平说。

消失的邓世平

十六年前,邓世平失踪不久,流言便已在县城传开:邓老师被埋在操场下。

“我怀疑是(杜少平)他们弄的”,徐军说,他找到邓晃平,将推测告诉他。

徐军不是凭空猜想。邓世平失踪前一年,2002年,徐军在新晃县农业银行工作,负责催收贷款。当年,五金门市部老板杜少平贷款逾期不还,徐军与同事上门催收,得到一句冷冰冰的“没钱还”。那会儿,徐军刚从乡里调进县城,不认识也不了解杜少平。

连续几日拜访后,某天下班,回家途中,徐军路过农贸市场,四位素未谋面的小年轻从后面窜出来,将他摁倒在地,拳打脚踢。其中一位放狠话,“你一个外地人,别在新晃狂”“你要是不懂味(不懂事),命都要送掉。”

徐军双手紧紧护头,肩、背、腿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抓住其中一人,“凭什么打我?”

“你是不是农行的徐军?”

“是。”

“你最近干了什么事,心里明白。”撂下话,甩开他,四位年轻人坐上早已备好的摩托车。

银行里的好友后来告诉徐军,杜少平曾亲口向他承认,“人是他打的”。徐军才相信之前的传言:杜少平有一帮小弟。

经历过这次无妄之灾,2003年,听闻邓世平失踪的传言,徐军“很肯定”地将矛头指向杜少平,他征求邓晃平意见,邓晃平告诉他,“这么大的面积,哪里去找,没有证据,也不能乱讲。”

邓晃平是在1月23日接到电话的。嫂子告诉他,哥哥一夜未归。邓晃平意识到不对劲,过去几十年,哥哥从没有过夜不归宿的情况。他知道哥哥刚发完工资,大部分交给家里,身上仅留一两百块,朋友聚会时打打麻将。没有钱,他不可能离家出走。

第二天,邓晃平从怀化乘火车回到新晃,与家人走访了解情况,他们留意到一些细节。

学校有人告诉他们,邓世平失踪前,操场工地有一个多月没推土,偏偏在邓世平失踪第二天,推土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当天,新晃还下着雨。

邓晃平母亲与姐姐找到学校,杜少平也在场,母亲后来告诉邓晃平,谈及此事,杜少平的手在“跳”,他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夹住抖动的手。

一次,母亲去教育部门,找到主管领导反映情况,领导回复,你儿子出走了。“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你为什么要说出走了呢?是不是你事先知道一些什么呢?”邓晃平质疑。

诸如此类的异常,让邓家人肯定,邓世平绝不是失踪这么简单。在邓世平子女撰写的《邓世平被害案件材料》里,他们提到,跑道工程合同原为80万,杜少平与黄炳松私自更改合同,在工程还未完工时便已支付140多万元的工程款。

邓世平“认死理”,向领导提出异议,引起杜少平不满。《材料》称,杜少平多次在工地扬言,要干掉邓世平。他还曾对现场的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邓晃平后来才知道,哥哥失踪前,教育部门收到过一份举报信,里面陈述了学校400米跑道的腐败问题。他后来看过信件,“根本不是我哥写的”,但当时,他们怀疑,这封信加深了杜少平对邓世平的怨恨。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