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吸毒了,快来抓我!”19岁女孩打110狂喊...

2019-06-25 02:08     济南时报

高墙环绕、大门紧闭。

即使是警官进出,也需经过一道道严格的核验。

这里,是山东省女子隔离戒毒所,几近与世隔绝。

细长眼睛、“妹妹头”,坐在新时报记者面前的晓美(化名),羞涩安静。

没人会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曾自己拨打110,冲着警察狂喊——“我又吸毒了,快来抓我!”

如其所愿,晓美进了戒毒所,戒毒期:两年。

那以后的日子,她也曾后悔自己的冲动报警,“不过,这也可能是我做得最对的一事儿:再那样过,一辈子就废了!”

6月26日,就是“国际禁毒日”,记者走进山东省女子隔离戒毒所,与曾经迷失的她们交流,了解其被“白色恶魔”笼罩的往昔,找到回归健康人生的来路。

辍学那天,她签下了“不悔书”

1999年出生的晓美,刚满20岁,可吸毒史却有4年了。未成年就开始吸毒,她觉得,和家庭有点关系。

“在家,我爸最宠我,妹妹弟弟不听话,老爸上手就能打。但他舍不得打我,可能因为觉得亏欠我。”晓美说,之前,因为家里没有男孩,父母东躲西藏,就想躲着生个男孩。

事情的根儿,在晓美爷爷身上。有回,村里有老人串门,慨叹自己有孙子有孙女,人生圆满。老爷子听后却病了:他跟儿子儿媳抱怨,没有孙子,让他在村里抬不起头。

“我又吸毒了,快来抓我!”山东19岁女孩打110狂喊…

后来,父母一边躲着超生,一边在外做生意,自然顾不上晓美。

跟着爷爷奶奶过日子的她也曾羡慕小伙伴们的日子,“放学有爸妈接,做功课有人教……而我,永远是一个人。”

爸妈一年回家三四次,每次待两天就走。晓美习惯了独来独往、性格也越来越偏激。

最终弟弟出生了,爸妈终于可以回家了。但此时,晓美与家人已渐行渐远。

16岁那年,刚上初中的她辍学了。家人怎么劝都不听,后来她和爸妈签下“不悔书”,承诺永远不后悔辍学,不会因此记恨父母。

阅读下一篇

韩练成:将军已逝 精神永存

韩练成。(图片由家属提供) 档案是历史的真实记录。连日来,在自治区档案馆举办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红色档案文献展迎来了不少参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