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女孩当主播一天直播十多小时 还要陪酒(3)

2019-06-20 10:10     搜狐

小琪(化名):“有的时候群里发任务,我们是绑单的,要是达不到就不能下播,之前我们有短时间,就是黄岛一上午。四个小时,就得要六百块钱,必须要六百块钱,要不不能下播。(就是打赏呀各方面?一个人六百?)因为一天还差不多,一上午的话,太难了。”

按照小琪的说法,直播赚取的钱平台要抽走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由公司和各个主播之间分成,按照小琪提供的转账记录,她在当主播的这几个月里,收入少则四五千,多则近万元。

小琪(化名):“反正到手应该是35%,那5%是他们扣掉的,还有税啥的,我因为是未成年,没有卡,绑定不了。(就是公司给结算,然后再现金给你?没有微信或者支付宝,这个钱完全是他们算,你们自己是算不明白的?)对。(多少钱他们给你个数?)不给,直接发。”

邱女士:“他没有跟我们签订任何协议和合同,而且我女儿的主播号,也不是她自己的,是他们公司注册的。因为应该是未成年人,注册不了。”

邱女士说,女儿在当主播的这段时间,吃住在公司里,每月只有两天休假时间,从她提供的视频可以看到,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一台电脑,而这就是每个主播的工作环境。

邱女士:“他们进孩子房间的时候,从来不敲门,说进就进,如果说孩子正在换衣服什么的,还会说谁稀看你怎么怎么样,因为他们是男孩子,所以我觉得做的就特别不对。”

除此之外,更让邱女士无法接受的,是公司还会安排主播和网友见面。

小琪(化名):“就是12月份,我们整个平台打年度,就需要很多的大哥啥的,就是刷钱刷的多的,我们老大就把好多家的主播的大哥请来工会吃饭,然后我们晚上下播的时候,就叫我们到办公室给他们敬酒,光敬酒还是陪着喝酒,有的主播她家大哥主播就陪着喝酒,未成年都去敬酒,就是陪着喝酒也都是那些老主播。”

邱女士:“叫到办公室说话,人家有的孩子有不服、生气直接走掉的情况,或者转身离开办公室,他们又锤桌子,又拍桌子的。”

邱女士说,起初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一直到今年五月份,孩子离开公司以后,作家长的才从孩子口中一点一点得知,而且未成年的主播,还不止小琪一个。

小琪(化名):“有一部分人最近被调回总公司了,现在有十几个人,未成年现在黄岛这边没有了,都调回总公司了。然后有的现在已经被封号了。”

因为感觉女儿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所以邱女士将情况反映给了12345,邱女士猜测,可能是举报的缘故,目前公司的未成年主播已经被转移到外地,但公司方面还欠着小琪一部分工资。

小琪(化名):(现在大概欠了你多少钱?)“一万块钱吧。”

小琪应聘成为网络主播,不仅每天要连续工作近十个小时,而且还要见网友、陪酒、并且吃住方面也存在这很多令家人不放心的情况。那么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公然雇佣未成年人当主播,就不怕劳动部门查处吗?这些未成年人是否还在从事直播呢?

根据邱女士提供的信息,这家公司名叫沂源腾翼广告传媒有限公司黄岛分公司,可行动员上网查询发现,这家公司已经是注销状态。随后行动员以暗访的形式和邱女士一起来到这家公司的办公地点,黄岛区井冈山路上的紫锦广场12楼。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