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跳楼身亡,发微信让她“自己死掉”的男友该担责吗?(4)

2021-06-12 02:15     潇湘晨报

李俊说,他与朱勤自2020年2月起建立恋爱关系,期间因感情问题以及人际关系产生矛盾,两人时常有争执和复合。

2020年8月4日晚,李俊在公司加班,他打电话让朱勤到公司附近等自己。当晚8时许,两人见了面。李俊开车送朱勤回公寓的路上,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遂转道去酒吧喝酒。

8月5日凌晨1点许,朱勤自行离开酒吧,李俊的朋友以及酒吧工作人员目睹双方脸上都充满了愤怒。李俊的朋友证实,朱勤离开之后,李俊和她互拨过电话和发微信。李俊在微信语音中说朱勤有背叛言行,朱勤否认说“我没有”。警方调取的微信记录显示,李俊所发微信中有对朱勤各种不堪入目的辱骂内容,并有“再见到你,我杀了你”“你自己死掉可以吗?”等话语。

至凌晨3时30分,朱勤还在拨打李俊的电话。凌晨4时,李俊致电朱勤说,要去找她。5时许,李俊到达朱勤租住的公寓,并打电话给朱勤,朱勤下楼接李俊回住处。通往公寓的走道上方有监控显示,李俊呈醉酒状态。大约10分钟后,朱勤从住处窗户坠楼。半小时后,附近派出所接到报警,到达公寓处理坠楼事件。

陈萍认为李俊对朱勤PUA的证言,因缺少客观证据,没有被相关机关认定。李俊说,他和朱勤回到公寓室内后,两人发生激烈争吵,因为他“喝大了”,进入房间即倒在了床上,没有注意到朱勤跳楼的行为。

李俊还承认,自己一直另有准备结婚的女朋友,但仍然与朱勤保持“恋爱”关系。朱勤对此并不知情。朱勤父母经此打击,痛不欲生,追究李俊刑事责任未果,张秀芬和朱立平共同具状将李俊告到了法院。他们要求李俊赔偿朱勤跳楼死亡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34万元。

针对张秀芬、朱立平的起诉,李俊当庭答辩称,对于朱勤的突然跳楼身亡,他深感惋惜和悲痛,但自己不存在任何过错,也无法通过合理的注意,预见到此悲剧事件的发生。朱勤的死亡完全是突发意外,而且极有可能是基于原生家庭的不幸以及对朱勤的影响等情况下所发生的意外事件,请求法院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

本案焦点是,李俊对于朱勤之死是否有责任,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对此,法院审理认为,李俊作为朱勤的情侣,屡次发出让朱勤去死的信息,以成年人的理解程度当知道这些侮辱性、损害性的言辞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意味着伤害,何况作为情侣。李俊应该但并未意识到朱勤受此反复羞辱刺激有主动结束生命的可能。

本案庭审中,李俊对朱勤之死依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对于其所发羞辱信息内容等仅仅归结于醉酒,这是不诚恳的行为。被告李俊在事发前的言行与朱勤高空坠楼之间存在联系,此行为的因果关系也非高深智识才可以理解,而存在于普通人普遍的常识常理之中。

图:视觉中国

被告李俊未构成犯罪,但并未免除其在民事上的赔偿责任。考虑到朱勤跳楼的主观性,酌定被告李俊承担朱勤死亡30%的责任。以深圳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按20年计,法院确定朱勤死亡形成的经济损失125万余元,李俊应承担37.5万余元。另应承担丧葬费1.4万余元。关于精神损害赔偿费,因朱勤跳楼的主观性,被告所承担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已对应其过错,法院不再支持。

2021年4月7日,深圳市罗湖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俊赔偿张秀芬、朱立平共计39万元。宣判后,李俊没有提出上诉。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