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跳楼身亡,发微信让她“自己死掉”的男友该担责吗?(3)

2021-06-12 02:15     潇湘晨报

2020年6月下旬,天气闷热得很,陈萍下班回到公寓时,看见朱勤躺在床上,室内空调却没有打开,不由觉得奇怪,遂关切地问朱勤是不是生病了。

朱勤脸上挂着泪珠,转过头没有吭声。陈萍更加不放心了,说:“我现在就陪你到医院去”,到床前拽住朱勤的胳膊要把她拖起来。

朱勤“哇”地哭出了声,她断断续续讲了李俊的种种行为。自从李俊不许朱勤与陈萍交往后,他几乎每天都要盘问朱勤,陈萍有没有再说坏话挑拨他们的恋爱关系?是不是两人一起出去逛街了?等等。朱勤均给出了否定性回答,李俊仍然不放心,非要朱勤起誓发愿才肯罢休。

朱勤劝他不要对陈萍有意见,李俊大发雷霆说:“陈萍心机深得很,你跟她交往会吃苦头的,只有我才能保护你。”与李俊相处,朱勤觉得越来越累,她也试图摆脱这样的处境,但都被李俊连哄带吓打消了念头。

某天,朱勤在李俊的住处过夜,无意中从李俊的手机上看到一条聊天记录,对方称呼李俊为“老公”,朱勤追问究竟,李俊解释是前女友。朱勤表示不相信,也想着借机离开李俊,遂心平气和地表示:“既然你早已经有了别人,我们就当没认识过。”起身收拾东西要走人。

李俊怒不可遏地拦下她,并用力抓住朱勤的手腕说:“分手得由我说了算,我不准你离开!”朱勤拼尽全力挣脱,却被李俊逼到角落里动弹不得,他还掐了朱勤的脖子。之后,李俊又是下跪又是保证,朱勤心软了,同意继续相处。

朱勤还哭诉说,李俊会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规定自己应该吃什么,必须几点睡觉,几点起床,甚至连朱勤应该穿什么衣服,看什么剧,与什么样的人交往都有严格的要求。

李俊还经常通过伤害朱勤的自尊,来显示自身的优越感,经常挑刺贬低朱勤,朱勤长相漂亮,李俊却故意说她长得很一般,不如某某人有颜值。有一次,上司对朱勤做的广告文案不满意,要求返工,她感到委屈,告诉了李俊。李俊却以蠢、没脑子、窝囊废等侮辱性词汇骂了朱勤。

陈萍听了朱勤讲的李俊这些行为,觉得他更像PUA了,遂抓住朱勤主动向她倾诉的机会,因势利导,劝她趁早结束这场恋爱,朱勤微微点头。

然而,此后半月,朱勤仍沉浸在伤感的情绪走不出来,时常在深夜哭泣,甚至通宵失眠,陈萍百般安慰,朱勤仍郁郁寡欢。

陈萍的男友是心理医生,他听了陈萍讲述的情况后,认为朱勤的状态需要心理干预,建议朱勤去医院看心理医生。经陈萍再三鼓励,朱勤去精神卫生中心进行心理测试,结果显示中度抑郁症。朱勤约了心理咨询门诊。

没几天,李俊知晓朱勤看心理门诊的事,他径直冲到公寓大吵大闹,当面指责陈萍故意带偏朱勤,这天,陈萍的男友也在公寓,他与李俊发生了肢体冲突。陈萍报了警,派出所进行处理,陈萍的男友和李俊互相赔礼道歉。陈萍临时搬出了公寓。

2020年8月5日,陈萍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朱勤从公寓高坠身亡,勘验现场的初步结论排除他杀。民警通知陈萍去派出所做调查笔录。

图:视觉中国

承担侵权之责

8月7日,朱勤的父亲朱立平、母亲张秀芬从老家赶到深圳,看见女儿的遗体,张秀芬当即晕了过去。

朱立平听闻女儿谈了男朋友,且发生高坠时,李俊居然就在室内,他坚持认为,朱勤不可能自己跳楼,肯定是李俊推下去的,要求刑事立案,严惩凶手。

但是,现场勘验和法医鉴定结论表明,排除他杀的可能。事发后,办案民警将李俊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