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她对两个闺蜜下了狠手

2021-10-14 10:22     环球网

美容店的小妹,一心想与阔太太成为好闺蜜。然而,她并不是真心想和她们做朋友,只是盯上了她们的钱,为了钱,甚至还想要她们的命……

出手阔绰的KTV女老板和养尊处优的阔太太,都喜欢去同一家美容店做美容,继而,认识了同一个好闺蜜。不成想,这个闺蜜并不是真心想和她们做朋友,她只是盯上了她们的钱,为了钱,甚至还想要她们的命……

13日,经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诈骗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李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2万元。两名被李萌雇用的杀手也因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和六年四个月。

平静秋夜“有人花100万买你的命”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9年10月24日,一个平静的秋夜,宿迁市的王艳、王兰姐妹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中。洗完澡后,姐姐王艳开始和男朋友煲“电话粥”,妹妹王兰调侃了姐姐几句,便躲到了客厅看电视。此时的她们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悄逼近。

正聊得开心,王艳听到有人敲门,妹妹过去开门,紧接着,她听到了妹妹的呼救声。王艳连忙扔下手机冲到客厅,只见一个高个子男子正拿着类似电棍的东西不断抽打妹妹,妹妹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口鼻处不断涌出鲜血……王艳当场被吓呆了,还未等她缓过神来,旁边一个矮个子男子将手上的黑色长棍狠狠向她戳来,王艳躲闪不及,只觉得手臂一阵刺痛,随后眼前一黑。

恍惚间,王艳感觉有人拖着她的腿,把她拽到了妹妹王兰旁边。耳边传来妹妹的哭喊声,王艳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高个男子正将一个塑料袋套在妹妹王兰的头上。听着妹妹的哭喊,王艳发了疯似的爬向妹妹。

就在这时,一双手紧紧勒住了王艳的脖子,她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铁箍般的双手力道越来越大,仿佛要把她肺泡里的空气全部挤出去,挣扎中,王艳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三个字:“为什么?”似乎是没料到王艳还能说话,那双手的主人迟疑了一下,用眼角扫了她一眼说:“有人花100万买你的命。”旋即,用力掐了下去……

昏迷了2天后,王艳在病床上苏醒过来,比她更早醒来的是妹妹王兰。心有余悸的妹妹告诉王艳,遇袭当天,她趁歹徒不注意,将塑料袋咬破了一个洞,才避免了被闷死的结局。

万幸的是,在遭到袭击的过程中,王艳的手机一直处于接通状态,王艳男友听到手机里的呼救后第一时间报了警,就在两名歹徒准备痛下杀手时,警察及时赶到,成功解救了王艳姐妹,并抓获了两名行凶者。

要找人做件“大事”,有兴趣的私聊。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通过审讯,警方初步还原了案发经过。2019年8月,犯罪嫌疑人“侠客”加入了一个微信群。该群成员多为社会闲散人员,干的也多是上不得台面的事。一天,一个微信名为“奋斗”的陌生人在群里发布信息:要找人做件“大事”,有兴趣的私聊。这条信息吸引了“侠客”,“侠客”当天就添加了对方的微信。

“奋斗”告诉“侠客”,自己想让一个名叫王艳的女人“消失”,事后可以给“侠客”80万元的报酬,但是在王艳没有“消失”前,自己不会出一分钱。考虑良久,“侠客”答应了对方的条件。

但是转天,“侠客”就以50万元的价格将“任务”转包给了另一个犯罪嫌疑人“残雪饮酒”,并强调事成之前不提供任何“活动经费”。在“侠客”看来,这是个无本万利的好买卖,既不用投入,又能转移风险,一举两得。

当月下旬,“残雪饮酒”来到宿迁并租住在王艳家附近。一个月内,“残雪饮酒”摸清了王艳的生活习惯,对周边环境进行了踩点,并购买了电击棍、手套、黑色塑料袋等作案工具伺机动手。就在“残雪饮酒”准备动手的前几天,雇凶者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王艳的妹妹王兰从外地返家,现在和姐姐住在一起。

考虑到目标是两个人同住,动手难度太大,“残雪饮酒”只能等待。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王艳的妹妹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其间,雇凶者通过微信多次催促“侠客”动手,“侠客”无奈只能放弃当“中间商”的想法,希望通过与“残雪饮酒”协同配合,顺利完成任务。

然而,事与愿违,“侠客”的加入并没有让任务有丝毫进展,眼看钱快不够花了,“侠客”只好再次联系雇凶者,希望其能够提供一些资金支持。雇凶者一口回绝了“侠客”的请求,并再三强调必须在10月24日之前杀掉王艳,哪怕推迟一天,也不会支付一分钱的报酬,但其又允诺事成之后将追加20万元的报酬,总共支付100万元的“辛苦费”。眼看期限临近,王兰还是没有搬走的意思,二人决定铤而走险,将王艳与妹妹一起杀害。

10月24日当晚,二人头戴鸭舌帽,手持电击棍守在王艳家楼梯口,见姐妹二人先后回家后,上前敲门,并趁妹妹王兰开门之际冲入房间实施犯罪。

究竟是谁一定要致她于死地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阅读下一篇

网传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孩子的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肋骨一根根的,皮包骨头回忆起易思忛最后的样子,山浩依然难忍悲痛。 2020年11月4日,易思忛在看守所内死亡,看守所告知家属易思忛死于疾病,家人不理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