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 家属:孩子瘦得像鸡骨架(5)

2021-10-13 19:35     津云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病历显示,接诊时发现患者呼吸心跳停止、双瞳孔散大,经急诊科抢救无效死亡。

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 家属:孩子的肋骨像鸡骨架一样

要为孩子讨说法

易思忛去世后,他的母亲受了刺激,每天跑到家门口等孩子,看见别的孩子经过,就会不停絮叨:“我的孩子没有了,我的孩子死了,死在看守所了……”

孩子的姥爷小脑萎缩,可能还不理解易思忛已经离开,会突然问老伴,“孩子怎么还不回来吃饭,要不要出去找一找。”姥姥是五口人中唯一智力健全的,她也承受了最大的痛苦,很多个夜晚,74岁的老人都会噩梦连连,哭喊着摔到床下……

至今,易思忛的家人依然没有得到孩子的死亡原因,“看守所说孩子是生病去世的,暴病死亡,可能是心肌炎,但孩子从来就没有心脏病。”

山浩说,经过沟通,她在看守所看到了易思忛从2020年10月19日至10月30日的监控录像。

山浩介绍,从监控中看到,10月19日,出现在监控中的易思忛很瘦,脸上的颧骨、肩胛骨、膝盖骨都明显突出,每次吃饭时,都有狱友把他的饭分走,易思忛很疲惫的状态,大多数时间都是靠墙坐着。

从10月24日开始,易思忛出现了呕吐、腹痛、反复上厕所等症状,人越来越消瘦。山浩说,看守所以疫情为由,至今没让她看到11月4日事发前4天的监控录像。

山浩说,法医为易思忛进行了尸体鉴定,“只说没有明显的外伤,口头通知的家属。”

“孩子有精神残疾,为什么不能取保候审;孩子出事半个月前就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症状,而且越来越消瘦,看守所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或送孩子去看病;说孩子偷了东西,偷的谁家的东西?”山浩说,全家人老实本分,易思忛是家人最大的快乐,不能让孩子不明不白地死去,要为孩子讨个说法。

对于易思忛在看守所死亡事件,曾经代理过安徽看守所死亡案的知名律师周兆成进行了法律解读。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