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从曹园到袁府 深宅大院里有什么秘密

2019-04-21 04:49     侠客岛

(原标题:【解局】从曹园到袁府:深宅大院里的秘密)

继黑龙江的“曹园”后,河北邯郸的“袁府”又成了当代乡村“宫殿巨制”的代表。

网传这一建于农田间的“府邸”宫殿林立、亭台楼阁俱全,人工湖、戏园、别墅、招待厅纷纷布局其中,别有洞天。

4月18日,邯郸市调查组公布初步调查情况,深宅大院确属违法占地,不过听上去人家不是私宅,而是由百余间养老用房构成的“中式仿古养老院”。

岛叔也研究了一番内情,毕竟历史不远,土豪院落总让人浮想联翩。

绝非是可一“惊”而过的话题。

网传“袁府”建筑群图片

大院

岛叔此前在北方农村调研,很是惊讶于一个现象:很多村庄深宅大院林立,一家比一家高,后期房屋永远要比前期房屋高一截。

“高大,家徒四壁”,这是普通农家的普遍状况——一些农家常年省吃俭用,连电灯都舍不得点,就是为了建一个像样的楼房。

为了啥?北方村庄如此盛产“高楼大厦”,自有其内在的社会机制。简单点解释,一个带门楼的房子,是家庭立足于村庄的基本条件,尤其为即将结婚的孩子准备好“华丽”居所,极具“立门户”的社会意义。

房子的第一要求,高大——最好是能“压死”邻居、撑起面子的那种。很多村庄的民间纠纷,也正是源自于邻居之间的楼房竞争。一争高下的原因倒不是城里人所说的什么“采光权”之类,而是,谁也不想成为在房子上“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那一个。

曲周县寺头后街村的“袁府”,就是一座寻常百姓家不可企及的“华丽宫殿”。当地流传的“袁府”这个词,也很有隐喻意味。一方面,它显然有点乡土味,符合北方农民对自己院落的称谓;另一方面,也难免勾起人们的一些历史想象,比如,封建社会时期“地主大院”的往昔。

据4月18日邯郸市调查组发布的初步调查情况,“袁府”违法占地54.23亩。规模之大,实在是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也难怪会在冀南一带远近闻名:它得“压死”多少乡亲。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袁府”的主人、网传历时数年“打造皇宫”的袁平年,一度是以“乡贤”的形象出现的。

一方面,乡亲们敬重他。当地媒体报道,这个大院在当地语境里,是以复兴宗族文化的名义建造的:“袁平年先生为体现袁氏宗族精神,亲自参与宗祠设计并与当地村民介绍此举意义,希望村民给予支持,放弃耕地,转变理念,着眼新发展,找到新路径,参与到建设中来。”

这么说来,“袁府”实在是袁府主人乃至于袁氏家族扬眉吐气之举,但对别的村民而言,却无异于赤裸裸的社会竞争。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将其奉为座上宾。

曲周县是一个普通农业县,经济条件并不好。而公开报道显示,袁平年上世纪80年代下海搞建筑工程起家,2010年左右去广西玉林市进行房地产开发,成立广西洪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当然是地方政府的座上客。

当地媒体称,“在商业上的成功之后,袁平年先生不忘带动家乡经济建设,以投资人的身份在邯郸当地入股多家公司,并积极扶持相关企业发展。”由此也可见,地方政府和袁平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深。

阅读下一篇

奔驰女车主陷欠款疑云 车主方:企业个人要分开

原标题:西安奔驰女车主陷欠款疑云 车主方回应:企业与个人要分开因为坐引擎盖维权,西安奔驰女车主王静(化名)一夜间成为中国消费“维权斗士”。但近日,为自己维权的王静却被指“卷款跑路”,被多位维权者指责拖欠上百万元款项,陷入欠款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