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袖珍女孩身高仅有一米四 爱画画追星 大三就拿到网易的offer(2)

2019-03-14 09:19     中国经济网

生活中的封雪乐观开朗

同学的“调侃”曾让她敏感痛哭

10岁出车祸,四年级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封雪没去校园。一年后重返课堂,老师和同学们细致入微的照料让她备感温馨,也逐渐忘记了疼痛。

“刚返校那一年,腿不能下地,老师每天会在校门口从校车上把我背到教室上课,课间,同学们轮流背着我去厕所,那时候也并没觉得自己和其他小朋友有什么不同。”直到念初一,封雪发现同学们都在疯狂长个儿,自己却始终不长,有调皮的男孩,见着她就开起了玩笑:“你们看,她好矮哦!”

同学们的调侃让她十分敏感。“最崩溃的是念初一时,自由挑选座位时,同桌是个身高1米7的男孩,对比太鲜明了,我回家痛哭了一场,给妈妈说我不想去学校了。后来妈妈悄悄给老师说了这事,帮我调换了位置。”后来,老师适机在班上给同学们提起了封雪10岁遭受的那场车祸,讲述了她忍受剧痛、坚强站起来的经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调皮男生拿她的身高开玩笑了。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