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照片买卖灰产调查:35位女性海量照片只卖19元

2018-12-19 01:45     新京报

“发现自己的照片被用于招嫖后,很气愤,但又无能为力。”刘茜(化名)说。

12月10日,刘茜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有人用自己的照片在探探上招嫖。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条从收集买卖照片到用于各种营销的灰色产业链浮出水面。网上有人收购、出售各种生活照、套图,一位店主称图片有的是买的,有的则采集自微博。而想要“窥探”35位陌生女士的海量生活照,只需要19元。

网上照片买卖灰产调查:35位女性海量照片只卖19元

据了解,这些照片多数被用做广告营销,营造出生意兴隆的假象来吸引客户,有的则被用在更恶劣的色情类服务上。记者测试后发现,在探探、陌陌上十几秒钟即可伪造一个女性假账户,输入敏感词汇均未遭屏蔽。一位自称是入驻新氧的某医美机构医师李莉表示,愿以每套5元的价格大量收购此类生活照。

有律师认为,平台的监管缺位让照片买卖灰产“找到”利润空间。维权难却是现实。“要想保护好个人信息,还得从源头治起。”对于严重侵犯他人个人信息的行为,建议提高不法分子的违法成本。

19元买到35位女性生活照。

冒用照片“招嫖”

19元买35位女士生活照

12月6日,刘茜的朋友张伟(化名)在使用一款名为探探的软件时滑到了刘茜的照片。“张伟告诉我这件事儿的时候我特别吃惊,因为我压根没有使用过探探。”刘茜说。

探探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工具。使用者可以在探探上通过左右滑动认识附近的人,左滑再见,右滑喜欢。

刘茜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手机截图显示,这名冒用刘茜照片的探探用户资料显示昵称为“小小”,年龄为23,居住在石家庄市长安区,在医药健康行业做人事。为了弄清楚对方是谁,张伟和这位“小小”聊天。聊了没多久,“小小”便主动发送过来一个微信号。在微信上,“小小”表示可以提供有偿性服务,价位为“一次八百,包夜一千二”。

张伟将视频聊天时的截图发给了刘茜。这位“小小”确实是一位女性,可到底是谁,刘茜表示“压根不认识”。据刘茜介绍,她曾在朋友圈发布过这些照片。

这并不是长相清秀的刘茜第一次被别人冒用照片。“以前在陌陌、微信上,我都曾见到过别人用我头像当照片。”刘茜告诉新京报记者,“可是当我去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直接把我删掉了。”

12月1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通过刘茜提供的微信号搜索到这位“小小”,刘茜的照片仍然被其用作头像。

威胁猎人安全研究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照片买卖早已成为了一条成熟的灰色产业链,刘茜见到的只是下游。“冒用的这个人手里可能有成百上千张类似的照片,他们(灰产从业者)有一个行话叫‘套图’。套图价格视质量好坏不定,但往往很便宜,几块钱就可以买到一套。”据上述专家介绍,刘茜照片被冒用很可能是因为朋友圈陌生人过多,或者照片曾被朋友发布到了其他社交平台上。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国内某电商平台输入“生活女照 套图”几个字,便会出来一系列的产品列表,其中一家名为“毒蛇素材”的店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该店铺共有两个宝贝,均为个人生活照。该店店主表示,在他手里总共有260套资源。

支付19元后,记者通过该店主提供的网盘链接提取码提取到一个9.01个G的压缩文件,里面包含35位女士的生活照和视频。这35位女士分别被编号,其中一位女士的生活照多达3000张。

该店主称,这桩生意是“一本万利”。“这些图片有的是买的,有的则来源于微博。只要花4块钱买一个‘微博相册批量采集器’,这种照片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至于他的顾客买这些资料的用途,上述店主称“多是用于营销”。

威胁猎人安全研究专家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以探探等这类性质的APP作为变现下游的灰产从业者数量并不少。不法分子会伪装成“美女”在这些软件上搭讪,然后引流到其他平台骗取红包或者进行其他色情诈骗。“其实,他们支付宝账号、微信账号,甚至套现的身份证都是买的。”

此外,上述专家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被收集到的照片不会只使用一次。受利益驱使,一套照片可能会被重复使用甚至多次转卖,还有可能被制作成一些淫秽视频的片头来吸睛。

阅读下一篇

媒体曝光孟晚舟事件阴谋:有组织有预谋的刻意打压

(原标题:媒体曝光孟晚舟事件背后阴谋:有组织、有预谋的刻意打压)【环球时报报道】“我想说的是:当这么多事情发生之后,美加还自诩遵守法治和规则,令人吃惊。在我看来,这无异于现代版‘皇帝的新装’。”针对加拿大和美国方面对拘押华为公司高管事件的辩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7日这样表示。这场吸引全球舆论目光的风波一时还看不到平息的希望,随着媒体曝光更多美国及其部分盟友刻意打压华为的内幕,美加以“法治”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