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男子1米2奋斗出7套房 娶了个漂亮老婆

2018-10-20 05:07     慢新闻

t015bd483c8f4ad15d8.jpg?size=641x427

张荣和妻子李连红

身高1米2的张荣把手机递进烟摊摊柜台,要了一包劲儿不大的女士烟,10块钱。柜台有1米5高,坐在里面的老板,视线刚好看到他的头。手还是一双娃娃手,肉唧唧的,婴儿肥,老板接过手机帮他扫了一下付款的二维码——他身高够不着。

张荣已经33岁,百度输入“亚洲神童小布丁”,到处都是他在各种开业、庆典、夜场演出的视频:唱歌、讲段子、逗乐。这是他的职业。他娶了一个身高1米65的美女,小区周围擦皮鞋的、摆烟摊的,一提起都吧唧着嘴,啧啧地艳羡:“他老婆漂亮得很哦,是个演员……”

他的另一个“传奇”是:为自己、为家人买了7套房,有门面,有住房,有别墅。他是个残疾人,患有侏儒症。

【一个契机】

t01d3eed6015826c459.jpg?size=641x427

身高1米2的张荣经常在舞台上演绎周润发扮演的“许文强”

楼盘搞活动,舞台下坐满了有闲的大妈,带着娃。张荣黑帽白围巾,墨镜配烟斗,在《上海滩》的音乐中,起范儿,模仿当年周润发,步步生威走上舞台,用一听就是外省人的粤语发音,唱“浪奔,浪流……”,一转身背对观众,衣服背后还写着两个大字:鼓掌。

这是张荣最寻常的工作,一首《上海滩》,出道至今,唱了十几年。“你们猜的都对,就是要反差,要有大哥感……”

张荣的老家在四川省巴中市。父母都是健全人,妹妹也高挑漂亮,唯独张荣,10岁左右,彻底停在了1米2。初中开始,自卑像一个隐形的笼子,罩住他,也隔绝了普通少年那种拔地而起一天比一天的开阔。被欺侮,被嘲笑,他从不跟父母讲。“不跟任何人讲,讲也没得用,自己受着。”12岁的时候,父母生了妹妹,还是想要一个健全孩子。

未来是一团青灰的雾。父母送张荣去读技校,学家电维修,电视机电冰箱电路板,是一个侏儒的婴儿手能够操弄的,是个饭碗。如果没有二年级寒假那一次广场闲逛,今天的张荣也许是所有小区旮旯、菜市场边边上那种“电器维修、回收旧家电”小门面里的任何一个人,光线昏暗,残破电器层层叠叠,把他叠在中间。

那一天广场在搞庆典,来了一支表演队伍,舞台比张荣略高一点点,他挤到最前面,稍稍垫脚,把下巴搁在舞台边沿上,津津有味看。方言剧演员袁凤看到他,喊人抱他上台,问:“小妹妹,你多大了呀?”“我17岁……”

抱的人吓一跳,咚一声赶紧把他放下地。袁凤想了想,让人给他一张名片说,你要是愿意,以后袁老师有演出,给你打电话,叫上你。

阅读下一篇

北方杨柳絮乱飘如何治理?专家称不能一砍了之

中新网北京4月13日电(记者 张尼 吕春荣)近期,包括北京在内的部分北方地区再度迎来杨柳絮集中爆发期,民众出行遭遇“小烦恼”。杨柳絮为何年年有?如何才能彻底治理?树种全部替换是否科学可行?诸多问题受到关注。京城为何年年飘絮?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杨柳树为雌雄异株,飞絮实际是雌性杨柳树种子的衍生物,它带着种子随风飘散,是杨柳树繁衍后代的一种自然进化方式,具有明显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