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亿剂有希望的新冠疫苗即将问世,普通人什么时候才能打上?

2020-11-25 03:08     网易

就在人类被百年来最为强大的COVID-19病毒打得节节败退之时,从年初开始的全球疫苗军备竞赛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辉瑞、moderna、阿斯利康等公司近期纷纷报告了各自疫苗的进展,根据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期数据,疫苗保护力惊人:辉瑞、moderna的保护率高达90%,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联合开发的疫苗的保护效力也超过了70%。

疫苗行业迎来了波澜壮阔的时代——将近200种COVID-19候选疫苗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开发和临床试验过程,已有十多种候选疫苗进入第三阶段的大规模试验,并且好几种已获得紧急或有限授权。

杜克大学统计了19种疫苗的产能,它们都是包括被业界广为看好的种子选手,他们都进入了二期或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其中包括数据极佳的辉瑞、moderna、阿斯利康等公司开发的疫苗,也包括中国的科兴、康希诺等公司开发的疫苗品种。

根据杜克大学的数据,这些疫苗们还没有面世,就已经卖出了96亿剂。

但比起疫苗研发更难的,恐怕是分发和接种。

在电影《传染病》中,全球大部分居民利用机会均等的抽签来分配疫苗,然而在疫情的真实世界中,个人利用无差别的抽签无疑是坏主意。

在未来的一到两年里,如何给全球受威胁的75亿人接种疫苗,无疑是未来几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议题。

人类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个事关75亿人的巨型的社会试验正在徐徐拉开帷幕。

富裕国家整个夏天都在订购疫苗

根据杜克大学最新的数据,全球各国“预购”的新冠疫苗订单已达到了约96亿剂,平均每个地球人可以分得超过一剂。

人均疫苗订数最高的加拿大已经预订了折合人均10剂的疫苗;英国是人均5剂;美国已预订了10亿剂,约合人均3剂。而目前在研的新冠疫苗,大多只需每人接种两针便可以达到有效防护。

于是,一如梅琳达盖茨在11月12日的巴黎和平论坛上的发言:“富裕国家整个夏天都在预购疫苗……”。

之所以出现如此大量的预购,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这些候选疫苗目前均未获批准,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性,阿斯利康和强生公司开发的疫苗就在中途因为不明副作用暂停过临床试验。

有能力买得起疫苗的国家,需要保证自己押宝的疫苗中至少有一个可以走到终点,一如一位日本公共卫生官员对这种大规模的超额预定的解释:“必须平均下注,免得一无所获”。

经历了以疫情为主旋律的2020年,人们愈加深信,谁能率先控制疫情、复工复产、率先开放,谁便能在国际舞台上占得先机,疫苗开始作为一种战略资源遭到哄抢。

回到今年4月,当特朗普开启了灵感源于电影《星际迷航》的疫苗计划——“曲率极速行动”,并放出豪言,要在2020年年底向3亿多美国人交付3亿剂经过认证的疫苗。

没有人相信他能做到,但稀薄的信心并不妨碍各国开始通过各种途径获得那些有希望成功的疫苗的预授权,在之后的大半年里,在以退群为主旋律的撕裂的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没有放弃获取首批疫苗的努力。

作为有全球领先的研发能力,又有足够资金的大国,5月,曲率极速计划正式宣布的当月,美国就向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研发的疫苗投资12亿美元,并预定了3亿剂。同月,美国还向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Sanofi)投资3000万美元,获得了其新冠疫苗最大的预订权等。7月,又斥资近20亿美元,美国与辉瑞公司签订了1亿剂疫苗的订单;8月,美国与Moderna和强生分别确认了1亿剂的订单。

没有过多涉入研发,而主要作为购买方的日本同样没闲着,8月,日本也已与辉瑞、阿斯利康等分别预订过超过亿剂的疫苗,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透露,为了确保明年奥运会的顺利进行,日本的目标是明年准备5.21亿剂疫苗。

仅美国、欧盟、英国、日本的富国“四人组”便包揽了34亿剂疫苗的订购量,约占总预售量的1/3还多。

富国有钱抢购,那些购买力有限的中等收入国家则使用其他策略来在预购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具有制造能力的国家,如:印度、古巴,利用签订生产协议的方法,与领先的候选疫苗们进行先期市场承诺的谈判。

而并没有生产或疫苗开发能力却拥有开展临床试验基础设施的国家,如秘鲁,已经在将这方面资源作为购买交易的杠杆与生产商进行了谈判。

但缺乏足够的财力,没有制造能力,甚至连临床试验基础设施也不完善的低收入国家,几乎被排除在了交易过程之外。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