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教室奸杀案4年:被害人母亲讲述失去女儿的1600天

2020-11-24 04:18     海报新闻

痛苦像石头梗在心里,无法忘记更无法消解。过去4年,李洁除了失去女儿,也失去了快乐。

2016年5月19日,北京新东方昌平校区,李洁17岁的女儿姚金易被同学王祎哲奸杀。此后四年李洁为寻找真相讨回公道四处奔波,行程累计几十万公里。四年的行程图像一张大网,网住了李洁的身体,也困住了她的灵魂。

201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王祎哲被判处无期徒刑,2019年10月,李洁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向王祎哲及其母亲吕某霞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超过175万元。

过去的1600天李洁没有一天不哭泣,她无法原谅杀人犯,更没法原谅自己。深夜梦到女儿,李洁总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为什么不来找妈妈,为什么不和妈妈说话?究竟什么时候能放下,李洁不知道,十年、二十年,或许一辈子。

把杀人犯的母亲告上法庭

“我的孩子已经死了。”李洁的眼泪抑制不住的从眼角滑了下来。2020年9月27日,“新东方教室奸杀案”民事诉讼二审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南口法庭开庭。

9月27日当天,李洁在庭上一直抱着女儿姚金易的照片,王祎哲的母亲吕某霞并未出庭,被告席上只有律师一个人。李洁诉状中要求被告书面道歉,但当天被告席上只有律师读了道歉信。

道歉信没能让李洁好受一些,她认为读道歉信也只是作秀, “四年中王祎哲的母亲有足够的时间,来做道歉和赔偿,但她没有。这么长时间,她都是通过各种人给我带话,试图和我交易,让我给她的儿子写谅解书。谅解书在量刑上能帮助减刑,如果我谅解,王祎哲可能十年、八年就出来了。按照现在法律规定,王祎哲被判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最少服刑25年。”

“我无法原谅杀人犯,我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还能原谅他吗?”对于结果,李洁不在意,“钱这个东西无所谓,我只是为了讨回公道,让吕某霞来承担她应该承担的责任。她儿子残忍地伤害我女儿,刑事责任要承担,民事责任也要承担。”

当天在庭上对方律师的话让李洁很愤怒,抱着女儿照片的手因为激动有些抖,“四年来,我越来越不能容忍别人在我面前说谎,不想再去争辩对错,不管怎样,事实摆在那里。”回忆过去的1600天,所有的经历像个梦。

最开始知道女儿被杀,李洁整个人是蒙的。“不相信,到现在也不相信。”5月19日晚上,李洁还在微信与女儿聊天,说到一半,女儿再未回复。当晚新东方老师查寝,发现姚金易没在宿舍,多方寻找无果,校方通知了李洁。晚上11点李洁驱车从山东老家东营赶往北京。

“求你们帮我找找孩子吧。”去北京的路上,李洁异常焦虑,不停给学校老师打电话。没多久事情出现转机,新东方老师告诉李洁,一名叫王祎哲的男学生发短信称和姚金易在一起。李洁有些诧异,但这个消息让她安定了些。

5月20日早晨,李洁收到了女儿死亡的消息。途中因为堵车,她中午才赶到学校。“没到学校之前,王祎哲的家属就通过校方转达,这件事情能不能用钱解决。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我失去了女儿会有怎样的心情,而是在那个时候要跟我谈钱。”

姚金易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5月20日早晨6点多,位置在新东方教学楼601办公室。最先发现姚金易的是其同学刘某,刘某回忆,姚金易头向北脚朝南,头部盖着学校的校服。此后相继有4名学生来到601办公室门口,有学生回忆,最初以为她在睡觉,还让后面来的人小声一点,不要吵醒她。他们不知道当时的姚金易已永远不可能再醒过来。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