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狱中“网恋”3年诈骗近40万元,作案手机从哪来?

2020-11-22 09:08     新京报

原标题:罪犯狱中“网恋”3年诈骗近40万元,作案手机从哪来?

一个普通的炊场罪犯,都能靠一部对外手机骗财“骗色”,对其暴露的监狱管理漏洞,显然不能小觑。

文/狄宣亚(媒体人)编辑王言虎校对刘军

 ▲2017年12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罗荣兵涉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2017年12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罗荣兵涉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44岁的单亲母亲和男子“网恋”三年被骗38万,却发现“男友”竟然是在狱服刑犯。如此诡谲的故事,近日被媒体挖了出来。

据报道,2014年,单亲妈妈周某通过微信结识了自称是河北唐山市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的“王小坤”。在“王小坤”的完美人设和花言巧语之下,周某很快被俘获芳心,二人在网上建立起了情侣关系。此后三年,“王小坤”便以各种名义向周某借款,前后共计38万余元。

而实际上,线上的“王小坤”彼时正是在狱中服刑的罪犯罗荣兵。意识到被骗后,周某辗转找到了刚出狱四个月的罗荣兵,将其告发。在2017年12月,罗荣兵因诈骗罪被判8年6个月。但坏人得惩,此事却余音未了。

长达三年的时间,一个服刑犯为何能携带手机,甚至跟周某语音聊天?

对此疑惑,关押罗荣兵的唐山监狱只给出一个回复:实施诈骗用的手机系由外来工作人员进入炊场时带入的,狱警对此并不知晓。

这显然不具有说服力,而且有甩锅脱责之嫌。

无论是《监狱法》还是司法部所颁发的监狱安全管理规定,都严禁罪犯携带一切通讯工具,此类行为一经发现,不仅罪犯会受法规制裁,协同人员和监狱管理人员也负有不可推卸之责。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