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掉对拜登的幻想吧!他很有可能从这些方面压制中国

2020-11-19 09:30     直新闻

(原标题:丢掉对拜登的幻想吧!他很有可能从这些方面压制中国)

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揭晓,77岁的拜登险胜特朗普。美国大选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各国将目光投向候选人,内心有着各自的考量。有分析指出,在认定国际竞争对手方面,拜登把俄罗斯与中国加以区分,分别定义为美国的“主要威胁”和“主要竞争者”,并声称要与中国“健康地竞争”。

外界认为中美关系可能重回竞合关系轨道,并将“有限度”地改善。然而,拜登的言语存在细微的出入,拜登的决策力和个性就一定胜出特朗普,从而给中美关系走向带来曙光吗?

拜登的决策力未必胜过特朗普

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拜登警告全球暗潮涌动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承诺胜选后,会带领美国重回多边主义,修复与盟友的关系,使美国对外政策稳定。对于拜登,观其言,还得看其行。

拜登做出的决策前后不一,不可预料,使其饱受众人非议。拜登作为议员在美国参议院工作36年,后来成为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但身居高位的他仍然遭受诟病。他在参议院对外交政策的投票记录反映出他的外交决策前后矛盾。

军事上,他支持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但现在却称其为错误,而拜登赞扬其本人在2011年美国15万军队撤离伊拉克决策中扮演的积极角色;贸易政策问题上,民主党执政时期,拜登曾较大程度地支持自由贸易协定,但共和党上台后他却一改初衷,反对自由贸易协定。

例如,2000年拜登支持中国加入世贸,但在2006年共和党执政时期,他却反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他在1993年当选参议院期间,曾投票支持《北美自贸协定》,并一直捍卫自己的决定,前年,为增加新的劳工权利条款,转而支持特朗普重新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谈判,最终三国签订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外交政绩而言,拜登对特朗普并没有炫耀的资本。

此外,拜登从理性上未必就强过特朗普。罗伯特·盖茨在2006年到2011年期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期间与担任副总统的拜登共事过。他曾在其回忆录中写道,“过去四年,拜登几乎在所有重大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议题中决策错误”,声称“拜登本人具有高度个人化倾向,生性浮躁且缺乏务实精神,与特朗普一样不靠谱”。

阅读下一篇

澳大利亚后悔了?事情没那么简单

最近,澳大利亚政府压力确实有点儿大。 一方面是因为澳方一再挑衅试探不断跌入谷底的对华关系,另一方面是严重受挫的对华贸易,从红酒滞销到龙虾排队,再到暂停进口的原木、煤炭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