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瓦多·巴博尼斯:虽然孟加拉的人均GDP超过了印度,但印度的经济模式更加成功

2020-11-15 11:01     观察者网

【文/萨尔瓦多·巴博尼斯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镜子,镜子,告诉我,哪个国家不如我?"当孟加拉国在1971年独立时,它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贫穷的国家,或者说是接近于最贫穷的国家。

今天,这个国家仍然贫穷,但发展迅速。2019年其实际经济增长率已超过8%。尽管新冠疫情减缓了该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但预计在2020年和2021年该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将保持在4%左右的稳健水平。孟加拉国2020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预估为1888美元,现已远远超过那些曾与之为伍的赤道非洲穷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发布的经济排行榜上,孟加拉国正好排在其邻国印度之前。

消息一出,印度媒体就在一片焦虑、指责和否认声中发起狂来。而孟加拉国的反应则更有分寸。在中国,官方媒体毫不奇怪地将印度失宠归咎于"印度政府拒绝改善其与邻国的关系"以及印度最近封禁了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而国际媒体根本就没有关注到这件事,尽管彭博社的安迪•穆克吉(Andy Mukherjee)也曾引用经济学家Shoumitro Chatterjee和Arvind Subramanian合写的一篇论文,批评印度没有像孟加拉国那样促进低薪出口制造业发展。但即使印度偷走了孟加拉所有的低薪出口制造业份额,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不会发生太大变化。

印度根本不需要更多的低薪工作岗位。印度需要的是向其居住在乡村和城市贫民窟中的普通工人提供更高收入。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印度就要进行惠及百万人口而非百万富翁的经济改革。

孟加拉国人均GDP超过印度 图片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也就是说,令印度震惊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令人震惊。如果以平均汇率换算的美元为单位评估印度和孟加拉两国的经济表现,并假设两国估算的人口数量都是准确的,那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在2020年,孟加拉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比印度高出11.45美元。然而,国际社会对孟加拉国人口数量的不同估算相差数百万人,对印度人口数量的不同估算则相差5000多万。

与印度货币卢比不同,孟加拉货币塔卡无法自由交易,人们普遍认为塔卡的币值被高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本身并不主要依据汇率去评价各国的经济表现(通常称为"名义"比较),而是倾向于使用购买力平价做评价标准,购买力平价会根据被评价国的生活成本进行调整。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6284美元,现仍远高于孟加拉国的5139美元。即使是按照名义比较计算,孟加拉国实际也并没有超过印度。印度落后于孟加拉国是由于新冠疫情对印度经济造成了影响。

印孟两国的经济比较错综复杂。但孟加拉的成就不应受到贬低。尽管围绕孟加拉的服装制造业产生了许多争议,但服装出口业一直是孟加拉外贸经济中的支柱行业。孟加拉外贸繁荣,其外贸出口成功和失败的经验都可以给出口导向型国家做教科书案例,但实际上孟加拉的外贸产值仅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5%,而印度这一数字则为19%。

出口统计数据变动很大,但印度的出口水平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开始赶超孟加拉并在此后一直保持领先。这一点尤其值得关注,更大的国家通常会进行更少的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因为大国会有更大的国内市场。印度外贸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现在已与中国持平,这无疑是项壮举。

很多人呼吁印度效仿孟加拉(并进一步效仿中国)发展低技能、低工资的出口制造业,其实他们是不了解印度国内经济发展的现实状况。印度最贫穷的两个邦同时也是人口最多的两个邦:北方邦(人口约2.38亿)和比哈尔邦(约1.25亿)。这两个邦的人口数量之和占印度总人口数量的四分之一以上。它们各自的经济体量也与世界上一些最贫穷国家的经济体量不相上下。

出口导向型、低工资产品制造业的发展可能代表着印度在产业价值链上的一个进步,这两个邦也许是印度唯一具有这种代表性的邦。但这两个邦却没有必要的港口来支撑这种制造业的发展,此外还要考虑到印度糟糕的基础设施状况和落后的物流能力。鞋类、服装、玩具、配件和其他轻工业产品利润微薄,这就意味着这些行业对运输成本更加敏感。北方邦和比哈尔邦深居内陆,根本没什么竞争力。

这两个邦(和贫穷程度仅次于这两个邦的印度东北部地区)所真正急需的是提高农业收入。印度仍然是一个农民的国家,其人口中有40%从事农业工作(千年之交时是60%)。北方邦、比哈尔邦和东北部地区都倾向于扶植各种小型农场,这些农场为大部分贫困人口提供了生计。

从历史上看,为了确保城市居民买得起食物,印度政府一直在压榨农民。最近的一个实例是,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政府在9月禁止了洋葱出口,以压制可能使农民受益的价格上涨,这就再次迫使农民付出代价去补贴更富裕的城市居民。

几天后,印度人民党又上演了一出漂亮的反转大戏,在一次极具争议的投票中推动印度议会上议院通过了重要的农业改革法案。《2020年农场法》将允许农民绕过采购合作社,将农产品卖给出价最高的收购方。新法律还将允许农民在种植前预售作物。保护性的最低收购价仍将继续存在,但农民现在能以更高价格出售作物,获得更高收入。

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是提高收入,而不是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发展经济学家常常想要找到一个单一的、可见的就业渠道来吸收过剩的农业劳动力,这就使他们不可避免地将眼光瞄向了能创造大量就业岗位的低工资制造业。但当农民有钱时,他们会把这些钱花在鲜为人知的合适之处。他们无论是买化肥还是人字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花钱,只要花钱,他们就为别人创造了就业机会。

收入的大幅提升导致就业率的大幅提升,正如德国经济学家哈特穆特•埃尔森汉斯(Hartmut Elsenhans)所说,这种提高收入促进就业的行为也为未来的经济增长创造了政治条件。孟加拉通过压低工资来刺激产品出口的行为已使孟加拉走进了自我设限的死胡同,再难翻身。而印度更开放、更灵活的经济模式则更有可能取得成功,尤其是在上个月印度人民党推行农业改革后,将来的印度政府已难以再采取政治措施限制农产品价格。

未来几周,随着比哈尔邦多阶段立法会选举的到来,莫迪农业改革的受欢迎程度将迎来第一次实际考验。当然,农业问题不是新闻中的唯一热点,新冠疫情、腐败、千奇百怪的人物、相邻北方邦警察袒护可怕的轮奸犯罪也会吸引选民的注意力。但从长远看,印度人民党所坚持进行的改革才可能是对印度未来发展最至关重要的议题。

正是上一任印度人民党总理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推动进行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改革使印度在20年前迎来了首次外贸出口热潮。那时所进行的改革极具争议性,但这些改革都没有半途而废,这些改革永远改变了印度经济的模式。

印度人民党此前已经瓦解了印度产业结构顶层许多半死不活的垄断企业,现在则有意要削弱底层势单力薄的地方农业寡头。如果他们取得成功,那改革就可能为贫苦农民带来真正的改变。但政府如果无法承受高价洋葱带来的压力,那它不妨就此认输,给别人一个领导改革的机会。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阅读下一篇

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

原标题: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英国天空新闻当地时间8日报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目前看来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