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拜登背后的“中国问题智囊团”,几乎全部来自奥巴马政府(3)

2020-11-13 14:16     新闻晨报

鲍威尔曾是奥巴马的亲密幕僚,从奥巴马担任参议员时期便是他的外交政策助手。2013年,奥巴马任命鲍威尔接替苏珊赖斯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从履历来看,拜登的智囊团几乎全部来自奥巴马政府。

在不走向冷战,不完全脱钩,但又要对既往的“对华接触政策”作出修正的思路之下,顾问们所提出的应对中国之策呈现出一些共通性。

首先,他们普遍认为,美国应将战略关注点从“改变中国”转移到“提升自身竞争力”上。

智囊之一伊利拉特纳2018年在《外交事务》上写道:“美国亚洲战略的指导方针,应该是既不寻求孤立和削弱中国,也不试图使中国变得更好。华盛顿应更多关注自己和盟友的力量与行为。

另一位智囊托马斯多尼伦2019年6月在《外交事务》上撰文,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战是与中国竞争的错误手段。

他写道:“防御性保护主义应对不了中国的挑战,只有国内复苏才能做到这一点。”他表示,美国需要的战略不是仅仅依靠改变中国的行为,而是让美国做好竞争的准备。

比如 ,应对中国科技挑战的最好方式是加大对美国技术发展的投资,接受更多有才华的移民,而不是提高对中国的关税。

杰克沙利文今年6月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讲话时也表示,美国“应少关注怎么让中国减速,多关注怎么让自己跑得更快”。

其次,拜登的中国问题顾问们还有一个共识,就是应该抛弃特朗普时期的“美国优先”原则,修复与盟友的关系,恢复在国际组织中的领导力。

安东尼布林肯此前在讲话中提到,特朗普的政策削弱了美国的联盟,自行放弃了其在国际组织中的领导地位,反而为中国提供了机会。

这些外交政策专家普遍认为,虽然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具有缺陷,亟需改革,但美国要做的不是退出,而是继续加强在这些组织中的领导地位,从而主导改革,确保改革方向符合美国利益。美国还需要借助这些国际组织主导国际规则的制定。

杰克沙利文和库尔特坎贝尔都曾表示,美国需要和盟友与伙伴一起制定科技、贸易和知识产权规则与标准,这样才能在竞争中占据主动。

不过,在强调竞争的同时,拜登的智囊团也都表达了美中两国在气候变化、应对疫情、防止核扩散等全球议题上合作的必要性。双方可能会在逐渐恢复交往的基础上,重启相关对话机制。

阅读下一篇

“阿曼-2021”联合军演开幕式上,美国国旗又掉了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2月12日,“阿曼-2021”多国海军演习在巴基斯坦阿曼湾海军造船厂正式开幕。巴基斯坦《黎明报》13日称,这是巴基斯坦主办的第七届“阿曼”军事演习。 此次联合军演